药店并购潮汹涌,谁将成为药品零售新老大?

2020-11-18 08:13:50 admin 4

近期,市场悄然传来一心堂将和老百姓大药房合并,合建中国最大连锁药店的消息。

针对这一传闻,老百姓大药房证券部相关人士回应称:“对此事暂不予回应。”而一心堂也发布公告称,这一传言并不属实,公司目前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

“虽然消息没有得到证实,但药品零售头部企业寻求扩张已是不争的事实。”一位药品零售行业观察人士告诉健康界。

行业集中度白热化

虽然一心堂和老百姓大药房的合并并未实锤,但两者的关系之所以引起业内广泛猜想,正是因为在行业集中度加强的大背景下,两家的合并的确有着大多的故事可讲。

老百姓大药房是一家由单体民营药店发展起来的中外合资大型药品零售连锁企业,而一心堂药业集团的主营业务为医药零售连锁和医药批发业务,其中医药零售连锁是公司的核心业务。

根据老百姓大药房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1.2亿元,同比增长20.9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5.99亿元,同比增长23.60%。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拥有直营门店4636家,加盟门店1541家。报告期内新增直营及并购门店804家,因公司发展规划及经营策略性调整关闭门店62家。

而一心堂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样保持20%以上的增长。近日发布的一心堂三季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92.39亿元,同比增长20.5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6.04亿元,同比增长24.80%。

除了老百姓大药房和一心堂,业内四大连锁还包括大参林、益丰大药房在内。四大连锁从创立到发迹,版图扩张的过程也是中国药店行业市场快速壮大的过程。

从门店区域分布看,一心堂门店虽然已经覆盖云南、四川、重庆、广西等10个省份与直辖市,但60.25%的门店仍然集中在云南地区。

大参林同样严重依赖华南市场。根据财报,截至9月30日,大参林拥有5541家门店,其中华南地区门店数量为4389家,占比高达79.21%。

截至9月30日,益丰大药房在华东地区(江苏、上海、江西、浙江)拥有2312家门店,与中南地区(湖南、湖北、广东)的2578家门店数量基本持平;而老百姓大药房则在华东地区的门店数量达到1445家,已经逼近大本营华中地区(湖南、湖北、江西、河南)的1567家。

国内四家连锁药店上市公司彼此不相伯仲,如果真的有其中两家能够合到一起,必然会彻底改变中国药品零售领域的格局,冲击众多药企正在围堵的“院外市场”。

事实上自今年以来,零售药店的并购整合持续不断。4月28日,广东大参林药店公告,自2019年1月至2020年3月期间增加门店1005家,其中新增直营门店516家,加盟店76家,收购门店501家。

6月,腾讯6亿元战略投资老百姓大药房,被业内认为是腾讯对医药零售的布局可能才刚刚开始。7月,国大药房在大连产权交易所成功摘牌成大方圆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并正式签订股权合作协议,以18.6亿元收购成大方圆100%股权。

8月5日,国家药监局网站发布2019年度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据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有《药品经营许可证》持证企业54.4万家,其中批发企业1.4万家;零售连锁企业6701家,零售连锁企业门店29万家;零售单体药店23.4万家。

相比2018年数据,零售单体药店的数量没有发生变化,而零售连锁门店增加了3.5万家,零售单体药店发展不及零售连锁企业门店,连锁化经营已成为趋势。在头部连锁药店上市公司持续跑马圈地的同时,全国性医药零售巨头逐渐浮出水面。

资本推动并购潮

事实上,早在2010年前后,我国药店数量已经逐渐趋于饱和,增速从原来的5%以上的增速降到0~3%,2015年出现首次负增长。

在饱和状态下,通过并购提高集中度是比较常见的方式。本轮药品零售行业的并购狂潮,始于2016年,幕后资本是高瓴资本、基石资本等。此后,国药控股、四大连锁药店、工业企业、互联网企业随即纷纷入局,推动了药店并购价格不断高涨。

2017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指出,要打破医药产品市场分割、地方保护,推动药品流通企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培育大型现代药品流通骨干企业。

业内认为,随着连锁药店的人工薪酬、房租增长,相应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也在升高,未来全国性和区域龙头企业借助资本力量加速整合,不断新建和并购,连锁药店成为行业发展主流。

2016年,在基石资本、弘毅资本等数十亿元融资的推动下,以前海王星辰高管为核心成立的全亿健康公司开始了在医药零售领域的攻城略地。截至2017年,全亿健康就完成了从0到2000多家门店、60多亿元销售额的连锁药店建立的全过程。

医药行业资深人士王浩认为,这种操作手法属于国外私募股权基金(PE)的常规操作手法之一,看好某个领域后依托既有的成熟管理团队通过资本手段迅速催化、缩短成长速度。这种手法在国内略显“老土”的医药零售领域里非常的超前,形成了所谓的“降维打击”。

同样看好医药零售领域的还有高瓴资本。凭借在腾讯、京东、蓝月亮等公司上的成功投资,高瓴资本迎来了极大的声誉,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力与基金规模也越来越大。2017年,高瓴资本成立了聚焦医药零售领域的高济医疗,并依托高济医疗平台开始了大规模的收购,其收购方式以控股收购区域龙头连锁企业为主,也间或参股少数大规模龙头连锁企业。

2017年至2018年的短短两年内,高济医疗的收购规模至少在200亿元以上,通过收购形成的控股门店数超过1万家。

在这两股大的资本力量带动下,医药零售行业掀起了并购狂潮,先后有以华泰资金等为代表的资本系产业基金、以天士力为代表的医药工业企业、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入局。再加上以老百姓、一心堂、益丰、大参林等为代表的医药零售市场既有玩家,大量资金进入药店收购市场,推动了药店收购价格节节攀升。

资本跑马圈地,巨头分割蛋糕,在政策压力和成本压力双重施压,以及医药电商的竞争之下,线下连锁药店如何寻找新阶段的风口,或是其焦虑所在。

药品零售新风口不止一二

11月12日,国家药监局就《药品网络销售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时隔近三年,关于药品网络销售的顶层设计再次征求意见,颇有些“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意味。

行业普遍认为,此次征求意见稿或将成为正式版管理办法出台的前奏。粗看征求意见稿,网售处方药大有“有条件放开”之势,与行业预测基本一致。

由于公立医院限制“药占比”,取消药品加成,导致处方外流。平安证券统计,近两年,药品在公立医院渠道的销售占比从68%下降到67%,零售药店渠道的销售占比从22.6%上升到23.1%。通过对国内大型连锁药店的草根调研,处方药占比每年上升约2个百分点左右。

虽然连锁药店集中度增强,但相比医药电商的飞速发展仍显不足,线下面临着线上的侵蚀。老百姓大药房CEO王黎认为,“线上电商,比如像京东也在往线下铺智慧药房,也是不容易做的。现在看来,其实线上线下都是在向彼此靠拢的,不能纯粹的用卖货的方式,更多的是服务,未来可能是线上线下的融合。”

米内网总经理张步泳则表示,“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药店实际上是一个离老百姓最近的健康管理机构,而线上则更有着无可比拟的便捷性和及时性。”他认为,很多健康类产品,在未来五年会占领药店市场。

当前,不少药店已将重心放在慢病管理上,推出了各类新鲜服务,譬如在传统的量血压、义诊上,增加社区患者关爱项目、社区讲堂甚至网络直播等,并对患者进行用药指导以及定期免费检测等。

还有一种比较主流的自救方式是拓展产品品类,包括保健食品、美妆、医疗器械等,借此接近消费者的需求。毕竟,近年来保健品市场增速(37%左右)远高于零售药店(4.8%)。

比较受到关注的诸如国大药房和薇姿开设药房皮肤健康科学管理中心 、百洋医药尝试零售项目萌陀慧选等,甚至有同仁堂剑走偏锋“卖咖啡”等。

参照美国、日本等海外医药零售连锁巨头,其保持高毛利发展的根本原因,也在于店铺品类结构的合理性。

对此,汤臣倍健药业CEO吴震瑜建议,药店连锁品类可调整至三极:保持刚需类药品、知名产品用以引流;增加以治未病的大健康产品,特别是明星产品和大单品,建立品牌效应;切入用户需求,精准选择高毛利的产品,提升盈利空间。

近日,青海省针对“两病”进行改革。第一,就医范围覆盖所有定点医疗机构。第二,“两病”门诊用药保障就医范围则扩大到定点零售药店。除此之外,门诊特殊病慢性病及“两病”处方用量可延长至90日。

跟进的还有武汉、内蒙,湖南等相继出台类似政策。与此同时,疫情之后各省市也都批准了为数不少的特药定点药店。

可以确定的是,“两病”门诊范围扩大之后,在一定程度上会利好零售药店。其实在实际业务上,零售药店也一直重视特慢病种的维护。比如华润医药2019年报指出,成立慢病事业部,打造慢病高效管理平台;而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也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指出,签订“家庭医生+PBM”慢病管理合约,设计 PBM 福利药品目录。

益丰大药房、一心堂、老百姓大药房等也都突出CRM慢病管理系统,构建会员体系和慢病管理体系,形成大数据资源,提高慢病服务的智能化水平。正因为此,一心堂2019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慢病医保刷卡金额较2018年慢病医保刷卡金额增长33.10%,慢病医保交易次数较2018年慢病医保交易次数增长38.04%。

“疫情之下,不只是网售处方药是风口,各地放开的特慢定点药店也是风口,只不过这个风口来的更为低调一些,门槛也更为高一些”业内人士认为。

医药零售走过了野蛮生长的阶段,真正考验其精细化经营能力的时代,或许正在到来。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