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大阅兵”,中国高端医疗设备行业走向何方?

2020-11-10 16:23:59 admin 7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10月14日,习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强调:“新形势需要新担当、呼唤新作为。”

从曾经“野蛮生长”的商品经济大潮,到如今“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40年风云变幻,见证了一代中国科技创业者的激流勇进、成败殊途。谁能堪当“新担当、新作为”重任,已渐见分晓。

1984年,在中科院计算所一间12平米的传达室里,40岁的柳传志通过代理IBM等进口PC摸索起家。3年后的秋天,44岁的任正非成立华为,在深圳代理香港进口模拟交换机艰难起步。在外资涌入的巨大竞争压力下,联想拒绝了总工程师倪光南院士发展芯片的技术路线,决定优先以规模化成本优势抢占市场,有积累再进行技术研发。之后的联想一度收购IBM,登上全球PC霸主宝座,却因后续创新无力,在时代浪潮中逐渐没落。而当年的华为却全力押注自主研发,一路突围,最终成为中国科技领域的绝对王者。

同样的故事在高端医疗设备领域也多次上演。作为典型的资本技术双密集型产业,医疗影像领域产品技术含量高、前期投入大、利润高,市场份额的建立需要较长的时间。海外企业借助于百年积累,轻松垄断了全球医疗行业的影像设备市场。


这个时候,“贸工技”还是“技工贸”这个问题已经不再需要解答。在高端医疗设备领域,技术为王。


高端医疗设备的变局


“国产替代”一词虽于近年诞生,但追究其起源,早在改革开放之时,便有先行者悟到了其中的道理。

回到40年前的深圳,一大批本土医疗设备企业跟随着开放的浪潮,如雨后春笋兴起,但相比资本密集、知识密集的大型设备,大多数或是选择代理进口设备,或是选择从技术壁垒低的某类产品做起,面对汹涌而来的外资巨头,生存空间越发逼仄。


2000年,在深圳迈迪特,薛敏为专家介绍中国首台1.5T超导磁共振系统 

1991年,李西廷和几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一起离开中国医械领域的“黄埔军校”安科,创办迈瑞医疗。靠着做代理业务迅速崛起后,迈瑞开始全面发力自主研发。1998年,薛敏带着一批留学生回到祖国,创建深圳迈迪特,成功研发出了中国首台1.5T超导磁共振系统,结束了中国超导磁共振领域的空白。

创业之路九死一生,自主创新更是充满崎岖困阻。纵使许多人凭价格和渠道优势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捞得财富,但再想向前一步却无比艰难。崭露头角的迈迪特也因核心部件受制于人,被迫将大部分股权出售给国际巨头,成为其在中国全面扩张的重要基础。

多年后,创新的冲动驱使薛敏再次起步,决心以全线产品及核心部件自主创新为基础,打造一个世界级的高端医疗设备企业。“这是一条最艰难的路,也是唯一一条可以成功的路。”联影集团董事长薛敏多次表示。

中国智造,大势所趋


突如其来的一场战“疫”,既是对医疗设备行业的一次洗礼,也是对联影集团等众多“大国重器”支撑者的一次历练。

在早期的疫情防控中,基层医疗资源的短缺暴露无遗。口罩、防护服连连吃紧,CT、呼吸机一机难求,医疗企业的应急响应能力、产品创新能力、供应链协同能力面临巨大考验。

关键时刻,多年来国家大力推动高端医疗设备产业振兴积攒下的势能,迅速转化为巨大动能。上下游配套产业链的基本完善、产业集群日趋成熟、技术壁垒的不断突破,令一大批本土企业借机打了个“翻身仗”。

全球知名的市场研究机构Ipsos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国产龙头联影医疗跃居中国临床实用型CT与磁共振销量第一,遥遥领先常年稳占榜首的跨国巨头。医械老大哥迈瑞的呼吸机和化学发光仪器跃居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


CT市场占有率(数据来源于益普索)

中小影像企业也未落于下风,一场影像设备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浩浩荡荡展开,众多企业纷纷研发自有的球管、发生器、磁线圈,医疗影像设备领域进入全产业国产化时代。


早在几年前,国产高端医疗设备厂商已经开始在CMEF上展示自主研发的核心部件

疫情的出现更为国产替代把薪助火,点燃了全社会对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热情。国家财政部、医保局、发改委连续下达800多亿补助资金,提升医疗服务和应急保障能力。各省市发改委也陆续出台未来3-5年发展规划,发布1300多个总投资规模6.3万亿的医疗相关项目,用于新建、升级、改造各级医疗机构。随之而来的是关键医疗设备的采购,国家支持政策不断出台,上海、广东、四川等全国近30个省市自治区已经纷纷响应,明确支持国产。

国产替代的成果在近日举办的CMEF医博会可见一斑,除了众多新兴民族品牌不断涌现、持续带来创新的临床实用型产品之外,国产龙头企业早已不再满足于“国产替代”的陈旧范式,纷纷推出一系列引领行业的独创新品。

联影展台上,中国首台9.4T超高场动物磁共振备受瞩目。这台“动物活体显微镜”的超高场强令它能够精准呈现活体动物组织结构与功能信息,为转化医学提供强大科研平台,进而推动人类对脑与认知等基础性的生命科学问题及肿瘤、神经疾病等医学难题的研究探索。

“医学的发展离不开生命科学基础实验研究,而生命科学仪器为之提供了重要工具。长期以来全球Top20的生命科学仪器企业中,没有一家是中国企业,垄断引发的服务质量差的问题早已让北大、中科院等全国各大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们头痛不已。”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表示,“如今本土企业的崛起,让我们做科研也更有了底气。”

自主可控,国运之争


国产替代本是贸易之举,但时势之下,众多企业的努力被赋予了额外的意义。

仿佛在一夜之间,华为、腾讯、抖音、中芯国际等一批中国最顶尖企业横遭重击。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开始和科技产业攻防、国家战略安全深度绑定,单纯的市场份额、科技实力的较量,正升级为关乎未来世界格局的国运之争。

芯片、5G、AI、信息技术……战火在前沿科技领域迅速蔓延。作为公共卫生体系重要支撑的高端医疗设备,同样成为大国战略的焦点。


从《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榜单亦可以看出,在“ICT(信息通信技术)制造、医疗器械与医药、军工航空航天、机械、汽车”5大美国最具优势的核心战略性产业里,唯独“医疗器械与医药”产业,中国缺乏跻身500强的重量级选手。虽然中国已高居全球第二大医疗设备市场,高端医疗设备却仍旧严重依赖于进口。

疫情期间全球供应链的一度中断,让所有国家都深刻体会到了受制于人的巨大隐患。3月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关工作时特别强调:“要加快补齐我国高端医疗装备短板,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突破这些技术装备瓶颈,实现高端医疗装备自主可控。”

持之以恒,久久为功。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认识到自主研发的重要性,加快对核心技术展开攻关,在产品性能和技术方面实现临床实用型产品的国产替代。而作为行业龙头的联影医疗也在超高端CT、PET-CT以及高场磁共振领域全力出击,在更前瞻的科研领域闯出一片天地。


在核医学领域全球最大规模、最具影响力的学术会议SNMMI(核医学与分子影像协会)年会上,美国顶尖分子影像专家向全球介绍基于联影Total-body PET-CT的最新研究成果,引发行业轰动

今年9月,上海张江实验室脑与智能科技研究院和联影牵头,联合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4家顶级机构,举办了一场中国人脑图谱研究科创平台发布会,通过依托联影先进的硬软件设备技术建立的科创技术平台,推动脑科学前瞻研究及国家科研大设施的自主可控。

与此同时,作为全球领先的科技强国,美国也在全力维持自身的领先地位。10月15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布《关键和新兴技术国家战略》,旨在维持美国在关键战略科技领域的领导地位。重新界定的20个“关键和新兴技术”领域中,医疗和公共卫生技术、生物技术、先进制造等赫然在列。 

一场通向未来的竞赛大幕拉开,每一家医疗器械厂商都位于聚光灯,国运之下,他们都在尝试给出自己的答案……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