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潮来袭,疫情常态化下社会办医如何谋求翻盘?

2020-10-30 09:19:26 admin 12

2020年的疫情曾给医疗服务机构带来经营压力,但随着后疫情时代复工复产,经济回暖,疫情转化为一针催化剂,社会办医行业带来新的活力。无论是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社会办医机构都带来了不俗的表现。

“疫情本身就是最好的对大众进行医疗教育的机会,而社会办医的行业发展到了一定阶段,无论是否疫情,这些投资和上市可能本来就在今年的计划中。”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表示。

无论是社会办医领域内的投资事件还是连续的IPO,都验证了这一观点。后疫情时代连续发生多起亿元级以上社会办医大额融资事件,其中三博脑科完成超8亿元B轮股权融资,成为最为引人注目的融资之一。而三博脑科相关负责人告诉健康界,事实上这一融资早在2019年6月就开始筹划,三博脑科广泛接触了投资机构,中间还调整了选择方向,近一年后融资落定。

7月份的眼科医院IPO“三连发”,更是筹划已久。“上市筹备期有比较长的时间,疫情并未打乱上市节奏”,其中一家上市企业的负责券商告诉健康界。

是投资机遇还是投资过火?对于中小型社会办医机构来说,能否顺利站上新产业机会的风口?新冠疫情曾给口腔、眼科、妇产科等专科医疗机构带来巨大冲击,而疫情常态化中医疗机构如何翻盘?这一连串问题,亟待行业给出回答。

资本潮涌动

根据中国非公医疗协会副会长郝德明近期公开的数据,截止2019年,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数量已经接近9万家,是非营利性医院的150倍,预计2020年民营口腔机构数量将会增长至接近10万家。这意味着2020年民营口腔机构增长约1万家,一年的增速超过10%。

这样的预测与第三方机构的研究结果较为一致,平安证券分析师叶寅认为,我国民营医疗机构有望实现快速增长,口腔医疗领域作为其中极有吸引力的科室,有望进一步吸引民营资本的投入。

据普华永道中国医疗行业并购主管合伙人钱立强介绍,社会办医机构通常会选择往专科发展,或是成立公立医院薄弱的科室如整形美容、眼科、口腔科等,以填补公立医院的不足。也有少数如三博脑科可以在在脑科领域与公立医院一较高下的民营专科医院。

2020年,资本和社会办医机构的融合,也在事实上成为现象级事件。就二级市场而言,仅仅在7月29日至7月31日,创业板就受理了3家申请IPO的眼科企业,包括华厦眼科、普瑞眼科、何氏眼科,引起医疗圈和投资界的高度关注。

民营肿瘤医疗集团海吉亚医疗于6月29日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上市10天就创造出市值翻倍的成绩。7月13日,宏力医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9906.HK,宏力医疗)在港交所上市。8月11日,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据其招股书披露,按2019年的收益计,中国口腔医疗分别在温州民营及整体牙科服务市场占23.5%及11.8%的市场份额。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收益0.48亿元、0.74亿元、0.83亿元。

从国家宏观层面来说,其实对社会力量办医一直是支持和鼓励的。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克军认为,随着创业板注册制的推出,审核理念已发生很大的变化。因此,目前民营医院迎来了非常好的A股上市机会。

看似扎堆上市,但其实各家企业和投资机构都在背后经历了长期的准备。“上市筹备期有比较长的时间,疫情并未打乱上市节奏,不发生疫情今年也会如期上市”,其中一家上市企业的负责券商告诉健康界。

二级市场全面开花的同时,一级市场对于医疗服务业也热度不减。5月,三博脑科医院集团宣布获得超8亿元的B轮融资,由泰康、易凯未来产业基金等近10家投资机构共同投资。融资后,三博集团的估值超40亿元。

经过上市、并购、融资,强者恒强,弱者愈弱。对广大中小型社会办医机构来说,将面临新的挑战——是选择并入大的医院集团,还是找准自身定位,深耕垂直领域,成为行业洗牌后的强者?

入局者各有目的

从大类别上分,关注医疗服务行业的投资者,可分为产业投资者和财务投资者。

相对而言,产业投资者是医疗服务行业的资本主流,毕竟医疗服务并不是一个快速裂变,快进快出的行业。

总体而言,产业投资者的类别有:国内大型医疗管理集团为快速扩张,通过并购或者注资来扩大业务版图,建立竞争优势;医药或者器械企业在铺垫好医药、物流、医疗器械、医疗技术之后,向产业链下游延伸,寻求协同效应,以达到成本最优;保险企业在新国十条之后,在国家对保险服务业与医疗服务业融合发展的鼓励下,保险公司基金参与医院投资。这些产业投资者的投资动因主要在于延伸产业价值链条。

泰康领投三博脑科就属于最后一种情况。泰康方面曾向健康界透露,泰康是金融企业,也是大健康实体企业,本质是生态型企业。泰康在国内在医疗和养老领域都布局很深,其打造“保险+医养康宁”大健康产业生态体系与三博脑科有战略协同性,也有业务版图布局的协同性。

相比之下,财务投资者更加注重投资回报和退出时点。据普华永道中国统计,2013年至2019年上半年,财务投资者对民营专科医院的交易金额约占总交易额的63%。

钱立强认为,财务投资者对专科医院青睐,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民营专科医院有主业集中、服务标准化、可规模化复制的特点,其可预期的成长性和清晰的盈利模式成为吸引财务投资者的最主要因素;另一方面是专科医院的培育周期相对较短,满足了财务投资者对于退出时点和收益率可预测的需求。

“今年社会办医IPO较多,与背后投资机构的推动也息息相关。几年前社会办医投资热时,资本扎堆,而投资机构毕竟都有投资周期,退出压力是在的,所以它们也会推动所投企业尽快上市,才有退出可能。而IPO增多,也会给早期投资机构带来更多想象空间,一级和二级市场互相推动。”庄一强认为。

看准赛道,坚持医疗本质

无论如何,更多的资金涌入对行业发展大为有利。头部机构早就闻风而动,温州康宁医院近期传来悄然启动上市辅导的消息,而有些实力雄厚的非医疗服务企业涉水“跨界”办医。物联网公司“京东方”拟合计投资132亿元,打造两个智慧系统创新中心,以及一家三级营利性综合医院——苏州京东方医院;还有益丰大药房这样的医药零售终端宣布向上游打通,建设实体医疗机构和互联网医院。

数月前,面对后疫情时代的复苏和社会办医投资前路,中金资本执行总经理刘森林对健康界表示,经过疫情的洗牌之后,投资机构反而会更加积极,因为优秀的资产会浮现出来,而疫情期间停滞数月的资本市场也会有一个存量“反弹”。现在看来,这样的预测正与行业变化一致。

而投资机构也在思考增长更快和更符合健康中国战略的赛道,新风天域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吴启楠表示,“整体看好医疗服务,但一些保持20%增长细分赛道才是投资重点”。他也向健康界分享了新风天域所看好的五个医疗领域细分赛道,分别是高端医疗、康复产业、居家护理连锁、粤港澳大湾区医疗市场以及肿瘤治疗。

成立于2016年,由前香港财政司司长、前黑石集团主席梁锦松和吴启楠共同成立的新风天域,杀入医疗健康投资领域时,曾被认为是典型的财务投资者,但事实上他们却有着更长远的规划。

一位接近新风天域的人士表示,梁(锦松)先生做了大半辈子投资,不愿意再做传统的基金了,而是想做一个没有退出期限的长青架构,长久地支持企业的发展。“因此,(他们)花了6个月的时间做了亚洲第一个在纽交所上市的SPAC(特殊目的上市公司),同时又花了12个月,做了一个100亿的案子,收购了国内最大的民营高端医疗集团和睦家。”

正如吴启楠向健康界所表示的,围绕着看好的五条细分赛道,新风天域要“为中国打造世界一流的医疗和养老集团”。

投资者有其盘算,而就医疗机构而言,坚持好医疗服务本质和打造实力才是根本。三博脑科相关负责人告诉健康界,本轮融资主要是为未来3年的发展做储备。“医疗行业是资金密集型行业,14年前,我们投资1.4亿元建设北京三博院区,现在想要建设一个同样规模的高水平医院起码需要5亿资金。三博脑科要实现飞速发展,需打通资本市场渠道。手里有资金,就有抵御风险的能力,发展步伐也会更稳更快。”

谈及“8亿元融资用在哪儿时”时,上述负责人明确表示,资金主要用于加大在科研转化、人才储备、医疗硬件等方面的投入,为了集团更大发展进行铺垫。另一家以脑科为特色的专科民营医院院长则向健康界表示,医院定位以及品质管理对于非公立医院至关重要性,“唯有加强学科建设和人才梯队的建设,才能以不变应万变”。

贮备资金,充实弹药库是重要手段,但并非唯一,也不是最重要的。正如郝德明所总结的:以医疗技术为核心的优质医疗机构留下,落后的将被淘汰出局,这是行业的必然规律。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