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普爱思并购泰州医院引质疑

2020-10-27 09:50:07 admin 105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以这句广告词闻名的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莎普爱思),日前遭遇证监会的问询。

根据其公告,证监会质疑其现金收购泰州医院股权一事。证监会要求说明莎普爱思的实控人是否有其他控制的医院,从事的业务与泰州医院是否具有竞争关系,泰州医院并入公司后是否导致存在同业竞争。

10月15日晚间,莎普爱思在《关于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中》否认了上述质疑。在莎普爱思的回复公告发出之后,其股价在第二天有所回升。

尽管莎普爱思的回复公告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市场投资人士的认可,但是其依旧没有没有解释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莆田系的这一现象对公司造成的影响。在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总经理史立臣看来,公众对于本次莎普爱思收购泰州医院一事感到不安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其实控人已经变更为莆田系。

健康界联系到莎普爱思主管品牌公关的副总经理江建斌,他告诉健康界,上述质疑与不安的看法,还是源于公众对于莆田系的偏见。“就像宁波的商人叫宁波系一样,莆田作为一个地名,不存在任何倾向,不应该带有任何价值判断。”

3年之限来临,滴眼液疗法待定

成立于1978年的莎普爱思,是一家专业从事药品研发、生产、经营的综合性制药企业,2014年7月于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上市。

尽管历史悠久,但近几年的莎普爱思并不好过。莎普爱思2020年半年报披露,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8亿元,同比下滑47.93%;净利润亏损1456万元,同比下滑156.66%。实际上,若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已经出现两年又一期亏损了。

其中,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相应净利润分别亏损了1.56亿元、3870万元和4910万元,2019年若不是凭借着4656万元非经常性损益的支撑,其今年应该已经会被“披星戴帽”了。

遥想当年,仗着每年数亿元的巨额广告费,莎普爱思的广告满天飞。在“洗脑式”广告语的宣传下,莎普爱思收入与利润双双飞速增长,一瓶小小的滴眼液让莎普爱思“笑傲江湖”,至2016年巅峰时,其实现营业收入9.79亿元,净利润达到2.76亿元。

莎普爱思的没落始于2017年年底,2017年12月2日,自媒体丁香医生公众号发表《一年狂卖 7.5 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称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而沙普爱思通过狂轰滥炸的电视广告,对老年人进行洗脑,让白内障患者认为只要滴了沙普爱思滴眼液,就能治疗白内障。

该文章一出,网络一片哗然,此后不久,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便发布通告,要求对莎普爱思滴眼液进行重新评价,莎普爱思需要在3年内完成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

有医药行业人士告诉健康界,莎普爱思的滴眼液本身技术含量不高,也并非企业自主研发,只是买来了专利权。作为整个上市公司最主要的现金奶牛,完全是靠广告轰炸堆起销售业绩。自从滴眼液治疗白内障的神话被吹破后,莎普爱思就开始走下坡路。“没有其他产品支撑,难以持久。”

时至今日,3年之限即将到来。然而,莎普爱思的“一致性评价”能否顺利完成还需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届时,若其一旦无法完成评价,则将面对不断下滑的业绩现实,未来再想翻身恐很艰难。

委身莆田系为哪般?

利润的不断下滑,导致莎普爱思的股东们想要卖掉手中烫手的山芋。“一致性评价是否能过,今年是关键。现在大股东套现走人,只留一些股份吃红利,也是一种见好就收的态度。”有分析人士评价。

2020年2月26日,莎普爱思实际控制人陈德康与第二大股东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谊和医疗”)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所持上市公司的2337万股,共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24%的股份转让给了谊和医疗。此次交易中,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为17.80元/股,交易对价合计为4.16亿元。

此次交易完成后,莎普爱思的控股股东将由陈德康变更为养和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陈德康变更为养和投资的控股股东林弘立、林弘远两兄弟。

据了解,林氏两兄弟为福建莆田籍企业家,其父林春光是养和投资的创始人,曾在医疗行业深耕十余年。根据健康界查询,除莎普爱思外,林春光还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光正集团的二股东。

光正集团同时以51%的持股控股林春光创办的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后者100%控股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林春光还通过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控股全国14家眼科医院,5家医疗器械公司,1家网络公司。

自此,莎普爱思正式落入了莆田系商人的手中。其实早在2018年,莎普爱思大股东就出现了多次减持的行为,这一次控制权彻底转让,陈德康给出的信号就是要全身而退。

作为接盘侠的林氏兄弟将带领莎普爱思走向何处?史立臣认为,‘莆田系’林氏兄弟大概率是想将手中现有的非上市公司的资产逐渐转移至莎普爱思,借上市公司的壳让资产更易变现。

莆田系商人左手转右手

资产转移来得很快,在林氏兄弟刚刚接手莎普爱思实际控制权后数月,2020年9月30日,莎普爱思便发布公告表示,拟以现金支付方式收购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协管理”)、上海协和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和投资”)合计持有的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州医院”)100%股权。

有意思的是,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方渝协管理正是林弘立、林弘远兄弟直接控制的公司,而协和投资则为渝协管理间接控制的公司。其中,林弘立、林弘远兄弟分别持有渝协管理70%、30%股权,渝协管理持有协和投资100%股权。也就是说,莎普爱思的此次收购,实际上是林弘立、林弘远兄弟将自己旗下资产注入自己控股的上市公司,是“左手转右手”的关联交易。

在史立臣看来,“莆田系”收购莎普爱思之后将资产注入,更多是为了实现旗下民营医院资产证券化,并逐渐将旗下非上市公司的资产转移至莎普爱思实现增值变现。这也意味着莎普爱思此前主营的眼科药品或将发生彻底转向。

北京市某知名创投机构投资经理刘字文(化名)对健康界表示,近年来一些主业不好的上市公司尤其爱做投资,不过往往会让人觉得不务正业。“可以肯定的是,林氏兄弟存在一定的转移旗下不良资产的嫌疑,而这的确应该得到证监会的关注。” 刘字文强调。

事实上,上述“左手转右手”的交易也引起了舆论的普遍质疑。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之下,证监会也要求莎普爱思解释本次标的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问题。因此,才出现本文开头的一幕——莎普爱思四万字长文为自己辩解。

对于“左手转右手”的质疑,江建斌对健康界表示,资本市场的关联交易只不过是市场的一种正常手段,这种交易是合规合法,符合正规程序的。

莆田系转型探路之举?

莎普爱思在《关于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中》强调,泰州医院的核心竞争力还包含“专家团队带动引领、科研实力积淀深厚、医疗设备配备齐全”等方面。特别是其与“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苏州儿童医院”等省内外知名三甲医院建立专家会诊平台,10多位专家定期来院讲学、查房、会诊、指导手术,有效提升了泰州医院的整体医疗水平。

对于收购价格高的问题,招行研究院分析师吴凡对媒体表示,收购价格高主要是目前的医院已经没有低价的了。其实也可以说,所有的民营医院估价都很高了。至于为何要收购妇幼医院,吴凡认为有些奇怪,如果收购眼科医院倒可以理解。

莎普爱思收购妇幼医院的意图在哪里呢?刘字文告诉健康界,在今年业绩大概率亏损的情形下,寻找新的盈利点以确保明年不被ST,或是莎普爱思的重中之重。

从目前来看,妇儿医疗确实是一条比较好的细分赛道。刘字文认为,由于对医疗器械的依赖度不如眼科诊疗,因此,妇儿医疗的毛利率也会略高于眼科行业。

事实上,在今年疫情之下,妇儿诊疗的刚需性已经凸显。比如疫情期间出现的生育高峰,未来人口老龄化后国家对人口出生率的政策刺激,这些都是妇儿赛道被看好的价值所在。

“相对于全国连锁,区域性品牌盈利性更加确切”该人士表示,和睦家、美中宜和等高端妇产连锁品牌尚不能实现全集团的盈利,但一些区域明星品牌可以做到。

对公众对于莆田系的质疑,史立臣也有不同看法。他认为,莆田系完成收购莎普爱思、资产注入,实现旗下民营医院资产证券化。在市场看来,这也可以看作是莆田系的转型探路之举。通过资产证券化,接受股民、监管监督,莆田系医疗转型后,或许能逐步规范,从而改善自身的形象。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