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研究型医院成香饽饽,社会资本此时入局为哪般?

2020-08-19 09:33:19 admin 2

8月8日,高瓴资本联席首席投资官、合伙人易诺青在一场会议上透露,高瓴资本正布局研究型医院。

据了解,高瓴资本投资建设的高博研究型医院已于2020年3月25日在北京市昌平区未来科学城西区生命科学园奠基开工。这一新医院的开工,将成为高瓴资本推进创新型研究型医疗集团战略的重要步骤。医院建成后,将主要承载药物临床试验、研究者发起的临床试验、临床发现与转化中心、全球疑难重症的诊疗及研究等核心功能。

作为医院发展的大势所趋,研究型医院正受到资本青睐。除高瓴资本的动作之外,成立于2004年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三博脑科医院(原北京三博脑科医院)亦在2020年5月宣布完成由泰康领投,易凯未来产业基金、广发信德、宏鼎投资、朴道医疗、秉鸿资本、朴弘资本等多家机构跟投的超8亿元B轮股权融资。在疫情期间获得巨额融资,足见资方对于三博品牌的认可。

资本抢滩民营研究型医院,究竟为哪般?民营研究型医院的前景如何?健康界深入采访了业内专业人士。

民营研究型医院受资本追捧

区别于业内其他民营医院,三博脑科的思路是做“学院型民营医院”。具体而言,目前该医院已被正式纳入重点高等院校科研教学体系,是首都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学院三系之一(与天坛医院、宣武医院并列)。据了解,三博脑科目前拥有有博士生导师11人,硕士生导师19人,自己还先后培养了硕士、博士、博士后两百余人。

民营研究型医院并不止上述两家。在2020年6月份,麦迪科技发出公告称,拟收购北京国卫生殖健康专科医院不低于20%的股权。北京国卫生殖健康专科医院是国家卫健委科研所的临床医学中心,也是科研成果的转换基地,麦迪科技看中的就是北京国卫生殖医院背后的科研资源。

麦迪科技董事长翁康表示,麦迪科技将会跟科研所将共同打造集医疗、科研和教学一体化的临床医学中心,战略上投资北京国卫,有助于跟科研所在科研、人才、信息以及在一些医疗资源方面的共享。

具有第四军医大学、西安交大医学院背景资源的国际医学也获得投资者追捧,公司7月上旬股价涨幅接近50%。8月1日,国际医学发布公告称,与陕西中医药大学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公司指出,双方将以此为契机,发挥各自优势,进一步推动双方在医学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平台建设等方面开展全面、深度合作,培养一流医疗人才,提供一流医疗服务,推进医、教、研协同发展,优化医疗卫生资源,服务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和卫生健康事业。

对于上述投资行为,著名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告诉健康界:“民营医院在本次疫情中展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也由于疫情的因素,不管是官方还是社会各界都较以往更加重视医疗资源的投入。相关企业继续投资医院,或许也是看到了这部分的潜力。”

“相比于以往单纯的民营专科医院,民营研究型医院将更能体现投资者的进入医疗行业的野心,因为研究二字就意味着投入也将更大。”史立臣强调。

没有人才,何来研究?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告诉健康界,在以往资本投资收购民营医院的热潮中,真正实现医疗质量和消费者口碑双赢的医院仍屈指可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才引进的问题。

医疗行业知名观察专家、村夫日记创始人赵衡就告诉健康界:“民营医院面临招募医生的挑战,尤其在门槛较高的专科医生上,仍然将面临医生稀缺的困境,这也是建立研究型医院的最大阻碍,毕竟没有人才,何来研究?”

而在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总经理黄金雄看来,医护人才是社会办医的关键,医生个人品牌是医疗机构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医疗机构的发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在设备更换、人才培养、医院运营管理等方面进行长期投入。医生技术、服务质量以及收费标准是民营医疗机构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几个要素的组合也决定着民营医疗机构难以快速实现高额利润。一些资本进入后退出,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资本开始回归理性,这将有利于民营医疗机构健康有序发展。”黄金雄告诉健康界。

当然,也不乏有少数投资者曾将开设医疗机构作为一种短期的投资行为,一味追求利益,甚至不惜采取虚假宣传、夸大效果、广告轰炸等手段,使民营医院形象受损严重,降低了民营医疗机构在社会上的信誉度。

不过在北京美中宜和医疗集团首席执行官胡澜看来,这种现象当前已很少出现,大家意识到医疗领域并非暴利行业,也不是纯商业利益为导向的行业。有了对医疗领域清晰的认识,新入者数量有所减少,一些有着投机心理的资本也开始冷静下来甚至退出。

黄金雄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也表示,医疗行业有门槛高、投入大、回报周期长以及管理难度大等特点,一些资本进来发展一两年后会发现与自身性质不匹配,在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情况下,部分资本只好选择退出。

如何发展还需看政策风向

作为医院发展的大势所趋,研究型医院不仅越发受到资本青睐,越来越多民营医院也主动与大学合作,挂牌教学医院,寻求教学与科研创新。

日前,上海冬雷脑科医院正式挂牌成为南通大学教学医院。未来双方将在人才培养与输送、教学科研与创新、资源共建与共享等多方面展开全方位合作。

7月23日,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国际医疗中心与上海德达医院签署友好医院协议,同时上海德达医院正式被授牌“青岛大学医学部教学医院”。

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无论是上市公司抢滩布局研究型医院,还是医疗机构主动向研究型医院靠拢,都表明社会办医正在走医教研结合的路线,而社会资本布局研究型医院也是提升社会办医质量的途径之一,也是推动中国医疗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

不过,史立臣对这一风潮仍保持谨慎态度。他告诉健康界,今年的疫情带来了医疗健康行业内部分领域的短暂爆发,但这不会持续太久。当疫情结束,决定今年及未来几年医疗行业如何发展还是要看政策的走向。所以在他看来,研究型医院建立的目标能否真正实现,还需跟着官方的文件走。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疫情期间,社会办医所发挥的积极作用,包括展现出来的社会责任感,也让民营医疗行业初步显现“高光”,表现出较为强劲的后续增长力。换句话说,这种势态,也会吸引到一些新的投资者,考虑入局医疗行业,拓展产业布局。

史立臣认为,上述新投资者入局在一定程度上会加速一批没有学术、技术、品牌竞争力的医疗机构被淘汰,另一方面,也有望一改“消费者不信任民营医院”的困局。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