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价值如何实现 “投、管、退”里有门道

2018-08-27 14:35:55 114

随着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自2009年以来国家提出多项政策意见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以来,根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7年)》数据,民营医院首次超过公立医院,在数量上实现了弯道超车。

事实上,近年来大健康概念大行其道,各类社会资本纷纷涌入与医疗服务相关的细分领域,政策春风之下,社会资本办医如何实现由量到质的价值转变?如何破解社会资本在标的选择、投后管理、退出途径等方面的难题?8月25日,第三届中国社会办医与医院管理高峰论坛分论坛三——价值之变,汇聚行业大咖和专业人士,共同解密社会资本办医的价值之道。

本次专场的主持人,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副总裁孙建首先为大家抛砖引玉,“为什么把分论坛的主题定义为‘价值’?首先,无论从医疗服务产业,或者行业的特征和细节来看,它其实是一个价值投资。而要做价值投资,必然避不开‘募、投、管、退’完整的闭环。无论想做到价值的认知,做到价值的创造,乃至于做到价值实现,都是‘融、投、管、退’这四个字的闭环。”

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副总裁孙建

投资有道

“VC、PE融资案例总数量565起,融资金额349.31亿元,并购案例数252起,完成并购金额881.34亿元……”2017年国内医疗健康行业投资数字的背后,在一定程度上折射着行业的发展态势。

作为基金投资人,华盖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施国敏通过一系列数据,阐述了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现状:专利药品到期为国内医药行业带来机遇、自主创新申报(IND)处于加速期、医疗器械行业集中度低且增速快……这些现状无疑都蕴含着巨大的市场机遇。在施国敏看来,机会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第一,资源的重新配置:将越来越集聚于一批有全球视野、研发领先、产品过硬、渠道扎实的细分领域龙头企业。第二,机会的新生变革与分化:科技创新带来颠覆性机会,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思维与模式变革,机会往技术与资本的头部集中。第三,产融结合的整合机会:龙头企业的成长之路离不开优质的PE/VC资本。

华盖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施国敏

同为投资人,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副总裁任甄华从产业角度,对健康做出“规模大、增速快、需求旺”的判断。在他看来,机遇体现在以下几点:从中央到地方对社会办医的支持力度在逐步加大;社会办医热情高涨,多种形式探索;服务占比稳步提升;社会办医崭露头角,专业、管理、服务的优势开始凸显;呈现规模化和技术化趋势。

机遇同时伴随着挑战。随着政策和市场的变化,企业需要及时、敏感、具有前瞻性地把握趋势;在投后管理上,则需要精细、耐心地做好投后增值,这一点在施国敏看来尤其重要,他认为,投后管理增值能力将成为核心竞争优势。与此同时,在并购及行业整合上,最大的挑战是以战略投资人的眼光,从产业的角度协助企业成长。

任甄华则认为,品牌认可度仍旧不高,技术高度不够,人才资源相对匮乏,学术科研相对落后,大型公立医院的扩张挑战,医保政策还有待完善……都将成为健康产业发展的挑战。“因此,医疗投资特别要注意患者、医生、支付、资本、政策、技术,这六大要素。” 任甄华强调。

事实上,投资包括很多话题,投资讲的都是重资产。近期,国家刚刚宣布社会资本可以参与和公立医院的合作,虽然有很多政策方面的指向,但是从实操方面,还有很多难以逾越的障碍。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区生命健康和医药卫生委员会主任李洪奇以《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的途径与法律障碍》为题,阐述了投资难、收益难的现状,并指出,“公立医院不能举债的法律框架下,要注意分析,什么样的投资会被公立医院认为是它举债了;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交易架构,它认为不是举债经营,没有增加它的债务,在此基础上才能实现真正合作。”

北京大成总部高级合伙人、中国区生命健康和医药卫生委员会主任李洪奇

管理有道

“投”,是做到价值发现。那么“管”,是做好投后管理,才能真正实现价值创造。

只要是讲医院,就有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院长闫长祥,从医院发展历程出发,介绍了人才梯队建设。“我们的人才梯队培养基本是两条腿走路,第一是自己培养,这是主要的途径;还有一个是人才引进,有志于和三博一块去做事的专家可以过来。”

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上,三博脑科拥有非常好的自建团队,在此基础上,才形成了拥有自己优势的、独特的医教联合科研体系。建团队很困难,现在出现了新业态医生集团,医生的集团化,自由职业化,将成为未来的趋势。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院长闫长祥

北大医疗产业集团版图里的北医泰然,就是医生集团非常典型的代表之一。北京北医泰然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智立,在介绍北医泰然之前,用三个“痛”生动形象地阐述了国内医生集团目前存在的痛点。

“胃痛——食不果腹”: 医生集团很难突破项目定价的天花板。主要体现在,医生集团的议价能力有限,并且合作时间越长,议价能力越弱;单个项目的现金流很小,投入产出比不高;经济规模严重受损,且无法利用金融杠杆去加速扩张过程。

“头痛——过河拆桥”:医生集团很难解决合作项目的可持续性,这一点贯穿合作前与合作后。合作前,学科本身重要,但受限于技术缺乏;合作后,可以共患难,无法同富贵,医生集团在找新替旧中疲于奔命。

“心痛——利益分歧”:医生集团很难避免与医院争夺蛋糕。国外医生集团与医院收费是两条线,我国是一条线,社保只对医疗机构付费,造成“零和博弈”的出现。与此同时,挂号费、手术费、治疗费等体现医生价值项目在现行定价体系中定价过低,约占收入17%。

尽管存在三“痛”,刘智立坚信,支付体系的改革将成为行业的春风,也将是医生集团长久发展的基础。

北京北医泰然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智立

除了医院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及与外界的合作,一家医院的价值创造、价值提升,还有更多的内涵。北大医疗目前投资的医院中,鲁中医院被认为是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投后管理的标杆医院,北大医疗鲁中医院院长顾国明现身说法,分享了企业医院改革中的探索过程和发展收获。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院长顾国明

退出有道

投,发现价值;管,创造价值;退,实现价值。在论坛最后一个环节,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医疗医药行业组执行总经理赵冀,解析了医疗企业资本运作路径的选择。

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医疗医药行业组执行总经理赵冀

赵冀分析,医疗服务企业涉及资本运作,无论是去A股港股上市,还是A股上市公司进行收购资产,通常最基本的要做到以下几点:首先从非营利性改制开始的整个流程要规范。第二,资产权属清晰,包括土地、房产、医疗设备。第三,针对于医疗服务行业,财务会计制度的规范是最重要的。“从医院会计准则到企业会计准则转变的过程中,我所见过的很多民营医院,在这个过程中都是要规范运行一段时间才能达到上市的基本要求。”第四,需要的各种资质是要合法合规,包括环保和消防验收。第五,审核过程中监管机构比较关注的内容,要特别规范清晰,例如医疗事故风险和医疗纠纷,是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联交所都十分关注的点。第六,合法合规依法纳税、五险一金依法缴纳,改制前后纳税义务不一样,无论是A股还是港股,对这一块都很关注。最后,业务方面的规范性,包括是否符合医院评级,资质的真实性,床位数是不是匹配,是否有不公允的处理。

“对于医疗服务产业,香港市场对于轻资产模式给的估值是比较高的;如果是重资产的产业集团,港股IPO的意义又在哪里呢?主要是在H股IPO之后,等到H股全流通以后,非流通的巨额内资股可以实行市场化定价机制,打开新融资渠道。所以,未来投资收益足够大,但重资产在港股市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可能PE倍数都不会特别高。”赵冀如是表示。

医疗服务行业,不可能赚快钱,也不能抄短线。投是要做好价值发现,管是希望做好价值的创造,退是真正实现价值。围绕这几个话题,在高峰对话环节,几位大咖呈现了“社会办医的投管退之道”的精彩观点,一睹为快。

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副总裁任甄华:作为传统的重资产医疗集团,我们首先还是偏向于重资产,对于当地人口情况、医保情况、医院环境竞争情况,一个很好的商业尽职调查,对于投资决策尤其初筛是非常重要的。每个医疗集团都可能有自己的管理或者运营的规章制度。我们选择合作伙伴,还是希望选择价值观相同的。

北京北医泰然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智立:在投的时候,可能更多地看的是单个的人口量。我可能比较忽略的是这家医院的现状如何。它只要在规模上符合我的要求,比如说我现在要投资一家医疗外科领域的专科医院,可能只需要100~200床位,不到1万平米就足够。第一,它的规模符合我的要求,不浪费;第二,当地的人口是足够的。如果人口净流出,或者人口不足,是不足以支撑这个规模的专科医院。第三,看当地医保支付情况。

北京大成总部高级合伙人、中国区生命健康和医药卫生委员会主任李洪奇:当你考虑到将来不能圆满上市,不能满足当时投资条款,以及回购、随售、跟售条款均不能满足的这一系列风险的时候,那么在前面投资的时候,就要做好风险防范。投资医疗机构就像中医讲的治未病一样,预防为主。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院长顾国明:优秀团队具备的能力和素质,有三个方面:第一,高瞻远瞩。把团队往哪里带,能不能带得好,发展行不行,主要的领导是至关重要的,所以说你要去学习,你要站得高看得远,在别人还没有看到发展趋势的时候,你就要判断好。第二,敢于担当,要敢于承担责任和风险,做好是大家的,做不好你要承担责任。第三,团结奋斗,有执行力。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院长闫长祥:作为一个医生,再忙,压力再大,也要坚持两点。第一,先活下来,身体是最重要的。第二,我从公立医院到三博,我的体会,一定要建个人品牌,我从一个一般的医生,做到现在圈里面还比较认可的医生,过程是比较艰难的。而生存有两个层面,第一,是身体要好,能活下来;第二,你的业务被得到认可,你才能活下去。

中金公司医疗医药行业组赵冀: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变更为营利性机构这个过程走不通,基本上A股IPO就不要想了。最开始投资的时候就要想到,我投资可不是光看单体的医院怎么样,或者未来业务怎么样,还得看它所在区域的政府环境怎么样。在投资前端,你就要看清楚当地的政策。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