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三院私有化引争议,医院改制再起风波

2020-06-12 10:51:06 admin 22

近日,一则关于“公立医院变私立”的事件成为热点话题,相关信息在网络疯传,引发众多讨论。

这一事件的主人公为徐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以及三胞集团,起因是三胞集团以1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徐州市三院。从网络流传的一段视频可以看到,徐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大楼上挂着很多横幅,楼下空地上站满了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这些医护人员对三胞集团收购医院的行为表示了强烈不满。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院长助理林辉煌认为,上述现象反应了在医院改制过程中,医护人员的切身利益没有得到保证,企业没有做好平稳的过渡衔接工作。

对于是否是在改制过程中,没有做好医护人员的安抚和平稳过渡工作?健康界为此向三胞集团求证。三胞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士强调,三胞集团一直把医护人员的待遇问题放在首位,本次也能做好徐州三院的平稳过渡工作。在他看来,本次事件是医护人员受到了少数人士的蛊惑,三胞集团在接收徐州三院之后将继续保证医护人员的编制及待遇问题,也能够在此基础上继续加大对于徐州乃至苏北地区的患者服务的力度。

徐州三院改制变迁

健康界根据查询资料得知,1964年成立的徐州市三院最初是一家纯国有公立医院,在2014年,这家医院迎来了改制,结束了其50年的公立生涯,成为了一家股份制医院。不过在当时,这家医院仍有20%股份在当地政府手中。不过很多医护工作者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他们认为,营利性质下的医院,不仅难以给患者带来医疗保证,还会加速医院的负面影响。

对此,医药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健康界,本次徐州市三院的改制对于徐州市当地而言影响并不算大,徐州市三院在早几年前便已经受控于三胞集团,本次三胞集团的进一步收购,也算不上国有资产流失。

“徐州市三院之前已经改制成为肿瘤专科医院,其盈利的企图心早就已经显现,毕竟专科医院的收益肯定要大于综合性医院,”赵衡强调。

赵衡还告诉健康界,表面看来,引入民营资本对公立医院进行改造是为了提高医疗效率,然而根本的动因其实是为了缓解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私有化最激进的样本往往都发生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例如江苏宿迁、山东菏泽等。“一般进行公立医院混合改制的,基本上是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尽管徐州市是苏北地区最大的城市,但是政府财政也并不能像经济发达的苏南地区那样大规模弥补公立医院的亏损。”赵衡说。

有鉴于此,当地政府在公立医院的混改中体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健康界此前的一篇报道称,徐州市委市政府专门为此召开了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要求全面推进股份制医院改制工作。

据徐州三院院长张居洋透露,会议决定由徐州市政府主导,引入江苏宏图三胞集团公司资金,三胞公司控股80%,徐州市政府占股20%,双方共同成立了徐州三胞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由管理公司的董事会管理医院,同时江苏省人民医院在技术、人才、管理、品牌等要素方面提供全面支持和对接。

不过,改制过程中并不可能令所有人满意,本次徐州三院的医护人员挂横幅抗议便是明证。赵衡认为,在三胞集团全面控股徐州三院之后,很可能会取消一些医护人员的编制,采取企业化的绩效考核方式,这必然会遭受医护人员的抗议。

曾经是一名临床医生的医库软件公司董事长、自由撰稿人、财经作家涂宏钢告诉健康界,从医生的角度来看,要避免出现这种现象,考验的是当地政府和收购企业的智慧,最好能够在收购之初就和医护人员谈好。

“要做好医护人员的安抚工作,保证医护人员的有效权益。毕竟保障职工利益是医院改制的大前提,需要有规范的程序,避免闭门造车和暗箱操作。” 涂宏钢强调。

对于是否是医护人员的切身利益在改制过程中没有得到保证?健康界亦向徐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求证,不过,其医院官网预留的固定电话一直未曾接通。

激进模式走不通?

根据我国目前公立医院私有化的改革策略,大致可以分渐进和激进两大类。

渐进类是指混合所有制模式,是指将公立医院一部分的所有权转让给民营资本,由政府和企业共同经营公立医院。这种模式称为半私有化,以河南省的公立医院改制最为典型。

1997年1月,新郑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全国率先进行了改制。新郑华信公司以现金形式出资,占股本总额的62.8%;新郑市卫生局代表国有股权,以原有固定资产入股,占37.2%,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任期负责制。这是全国第一家被卖掉的公立医院。

同样是河南省新郑市,2000年7月5日,新郑市中医院完成改制,当地企业家赵培林以1100万元的价格获得新郑市中医院66.7%的股份,成为该院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林辉煌认为,混合所有制模式是全球公共管理变革的一个重要趋势,它以创新方式合并各组织之间的不同技能和资源。但是,如何确保其提供的公共服务目标不偏离设计初衷,不改变医院的公益性,仍然离不开政府和行业协会的有效监管。

第二类激进模式是所有权转让模式,是指将公立医院的所有权整体转让给民营资本,由企业独立经营,俗称“卖医院”。

按照新自由主义的理念,这种私有化模式是最彻底的产权改革,因此备受推崇。2003年,在地方政府的主导下,江苏宿迁的大量公立医院被改制卖掉。然而十年之后,由于整体医疗发展水平较低,宿迁市决定斥资18亿重建一所公立医院,希望能够促进当地医疗事业的发展。

2004年,山东菏泽曾因一口气卖出了5家公立医院而在医药卫生界小有名气。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菏泽医改进行一年之后,五家医院非但没能实现初衷,反而不得不由当地政府逐一派驻工作组重新接管,与投资方解除合同事宜。

“所有权转让模式是国有企业改革在医疗领域的延伸,虽然这种改制模式并非没有成功的案例,但是大多数的案例却未能取得预期的成效,”林辉煌认为,这种模式甚至会因为遭致社会的反抗,而不得不由政府以高价将医院的所有权重新收回。

公立私立没有谁比谁好

由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发布的《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4》曾指出,医院的非营利性和资本的逐利天性之间,存在根本的逻辑悖论。那么既然如此,为何还有大批的公立医疗机构被私有化呢?

对此,林辉煌认为,除去政府和企业双方的原因之外,最根本的还是观念作祟,有时候即使公立医院运营得不错,也可能被单独出售。这主要是基于行业有一种“私有比公有好”的意识形态,以至于“私有化率”或“民营化率”甚至成为评估医疗改革的一项重要指标。

“这种是观念不对的,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应该是相互补充的状态,没有谁比谁好。”林辉煌认为,公立医院应该首先保证医疗的基本性和公益性。

林辉煌同时强调:“毋庸置疑,资本天然的是以利益为导向的,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公立医院私有化的必然结果之一,这使得我们有理由担心基本医疗服务供给是否会受到消极的影响。”

同心医联创始人兼CEO刘伟奇在一篇文章中认为,公立医院应该回归在基本医疗服务和公益性。而社会资本想要成为一股重要医疗服务力量,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在他看来,当前,民营医院普遍经营困难,吓退了很多社会资本进入医疗的脚步。魏则西事件之后,民营医院连带受到了重创,可信度进一步降低。

在此情境之下,一些新型民营医疗机构只能凭借各自特色继续前行,慢慢积累实力。等到未来时机成熟,例如商业健康险逐步兴起后,再跟社会资本办医相辅相成,共同发展,届时或能真正对公立医院起到有力的补充作用。

涂宏钢也告诉健康界,现阶段与公立医院相比,私立医院无论是医疗资源占比还是服务定位,都处于被动地位,尚未形成与公立医疗机构优势互补、良性竞争、健康发展的格局。这都需要通过政府的政策导向和医疗机构的制度创新,形成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竞争与合作的新方式。

在林辉煌看来,长期以来,社会上对某些公立医院有很多批评,主要集中在其行政化、垄断性和无效率等方面。不过尽管如此,符合国情的医疗改革的正确方向应该是医疗资源分级,以及在保证现有公立价格和资源体系不减少的情况下,适当放开要素的市场化。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