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个药,调出医保目录(附名单)

2019-12-27 10:28:16 admin 19

北京市医疗保障局发布文件《关于调整本市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报销范围有关问题的通知》。本通知自202011日起执行。

 


通知显示,将大黄碳酸氢钠口服常释剂型等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删除的药品和国家重点监控范围的药品从本市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报销范围中删除。
 
附件中附上了删除药品目录,经赛柏蓝统计后发现,共有281个西药和71个中成药,共计352——352个品种,被调出北京市医保目录。
 
无独有偶,一份河北省医疗保障局、河北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关于印发《河北省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9年版)》的通知在业内流传。
 
通知显示,结合河北省实际、省医疗保障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研究制定了《河北省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9年版)》(以下简称《药品目录》),202011日起正式实施。
 
文件明确,严格执行《药品目录》,不得自行制定目录或用变动的方式增加目录内药品,不得对药品的商品名进行限制,不得自行调整药品的限定支付范围和相关规定。工伤保险支付药品费用时不受限定支付范围限制。
 
河北省原增补的乙类药品,优先调出纳入国家和我省重点监控范围的药品,形成暂保留省增补药品目录,省医疗保障局将在三年内逐步消化。
 
赛柏蓝统计后发现,暂保留省增补目录共有品种498个,其中286个西药,212个中成药。
 
某种程度上,如果文件属实,按照相关规定,这498个药将在未来三年内逐步调出河北省医保目录。
 
三省公布调出名单,相对温和
 
截至目前,已有四个省(市)公布了医保目录的调出名单。
 
1217日,四川医保局发布通知,202011日起全面执行《国家药品目录》275个西药、71个中成药被移出四川省医保目录。文件明确,省级增补目录已纳入《国家药品目录》的,按照国家规定执行;未纳入的,暂按原规定执行,并在3年内逐步消化;《国家药品目录》删除的品种不再执行。
 
1213日,湖南省医保局与人社厅联合下发通知,将逐年消化原省增补医保药品,优先剔除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目录品种、调出已进入国家药品目录中的本省原目录品种后,归类为消化期内药品部分,这部分品种将按照国家规定在三年内逐年消化,清理出医保范围。所涉品种共404个,其中212个西药,192个中成药。
 
名称各有不同,从四川省的《国家药品目录》删除品种,到湖南省的消化期药品部分,再到河北省的暂保留省增补目录,地方在出台相关政策的时候,遵循了国家局三年过渡期的要求,整体措施都比较平和。
 
过往资料显示,以各省公布的2017版省级医保目录为例,河北省的总体增补品种最多,达到635个,江西省增补西药的品种数量最多,有451个;北京市增补中药品种数量最多,共有255个。
 
作为医药大省,且在2017年增补品种最多的河北省,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或会对其他省份起到一定的带头作用。
 
对此,在医药行业从业多年的某营销人士向赛柏蓝表示: 各省给了药企和医疗机构三年的缓冲期,主要是考虑到国家的政策,毕竟其中涉及到错综复杂的利益链关系;况且,要考虑企业、平台和代理商的稳定、病人的依从性等因素,如果一刀切的话,还是有失人性。
 
江苏省医药有限公司零售部采购经理贾小庆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一方面是考虑地方用药习惯改变的问题;另一方面是考虑工业的感受 ,让工业有机会转型。如果不设置缓冲期,那么现有医疗机构货源处理的问题会非常棘手。 
 
他解释道:设置三年的缓冲期 目的是让出去的还有机会在进来,只要符合基药目录标准的,做好二次研发、循证医学等,还是可以再次进入医保的。国家改革的目的是让医保基金用在刀刃上,不是为了把部分企业打死。
 
此前,官方消息明确提出了省增补医保药品目录的调整方式:地方增补的目录按照 442原则在三年内消化完成,分别按照各省增补数量的40%40%20%进行,监控辅助用药先行移出目录。虽然有比例,但没有出台具体的标准和细则。
 
上述匿名人士告诉赛柏蓝:虽然文件没有明确说,但从国家一直以来的政策趋势来看,一定是不紧急、不重要、辅助的临床疗效不明确的品种,被先调出省增补目录。
 
他进一步补充,但整体来说影响不大,因为国家医保目录中,已经涵盖了紧缺的、急需的、紧俏的药物,省增补品种基本上都会在院内目录中有替代产品,所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医药代表,尽早转型
 
基本上,如果在三年内省增补品种没能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想。
 
前述资深人士表示,毕竟药企的产品还有 3年过渡期,不会从医院拿出来,能覆盖就覆盖,但是想上量是不可能的,因为医院的量是给医保目录品种,一致性评价品种,4+7品种的,自费药很难上量,药企也不会花大力气培养队伍,推广产品了。
 
未来,这些产品可以作为现金流的一部分,先在医院销售着,但企业的重心要调整到如何找到未来的方向,比如新产品的领域,怎么转型研发——如果未来药品要走自费药,就没必要花太多精力和资源了。
 
从目前来看,作为我国医疗卫生最大买方和支付方,国家医保局将医保资金腾笼换鸟,为医保药品结构调整打开腾挪空间。此前,专利过期原研药和辅助用药消耗了较多的医保资金,医保局通过 4+7带量采购,让原研药失去超国民待遇;另一方面,又通过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和禁止地方增补医保品种,堵住了部分品种曲线救国的途径。
 
他表示: 就如狄更斯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对医药行业而言,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国家的方向已经明确,就是要让企业做有价值的,有创新性的产品;企业只有拥抱国家的政策,该做一致性评价做一致性评价,该做创新做创新,才能从竞争中胜出。
 
因为药品很难有上量空间了,企业不会再投入资源和人力,所涉其中的医药代表也要迎来职业的变动。
 
前述人士建议:医药代表要找到自己真正的价值,如果你的价值只是带金销售,就没有任何竞争力,最终一定要药品回归价值,行为回归合规。如果你做的产品 ,和国家政策的大趋势相违背,就早点动作,尽快转型。



北京市删除药品目录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