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民营医院院长在北京自杀,狂飙突进的医院收购大潮正在落幕

2019-12-09 11:11:53 293

12月7日上午10:30,黑龙江齐齐哈尔建华医院副院长,40岁的刘岩在北京一家医院的病房内用一把水果刀刺穿了自己的腹部。

 “我知道她很紧张、焦虑,情绪低落,但真的没想到会自杀”,昨天晚上,刘岩的丈夫韩小明对八点健闻说。前几天,医生发现,除了身体状况较差外,刘岩精神状况也很差,并建议韩小明尽快带去精神科看看。7日上午,趁他离开病房之际,刘岩掏出了偷偷藏在被子里的水果刀,刺向腹动脉。

也许是身体太过虚弱,刘岩刺出的刀口并不是很深,离腹动脉还差几厘米,在重症救护室抢救了两个小时后,医生把她从死亡线拽了回来。

这是她十几天来第二次进入了重症监护室。根据韩小明所写的控告信和刘岩的病历,11月10日至11月26日,刘岩被从浙江诸暨来齐齐哈尔办案的警方连续4次、最长一次历时23小时的传唤审讯后,在审讯室陷入昏迷。随后送入当地ICU进行抢救,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刘岩脱离生命危险后,韩小明带着她转到北京看病,并委托律师带着他的控告信前往浙江绍兴控告诸暨警方,他认为,刘岩在审讯中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刘岩卷入的,是浙江诸暨警方对建华医院院长梁喜才涉嫌职务侵占罪的调查,她是证人之一。

梁喜才案件的背景,是上市公司创新医疗收购民营的建华医院后,资方和院方对医院的争夺战。

而建华医院一案,又是2014年以来,一场遍及全国的医院收购风潮中,一个残酷的极端化代表。

△ 建华医院效果图。来源:建华医院公众号。
 
两地警方介入,分别抓人
 
刘岩不是被警方审讯的唯一一人。

综合创新医疗不同时期发布的公告、建华医院的控告信以及之前媒体的报道,警方介入最激烈的应该是发生在今年3月-4月。

3月1日,创新医疗在浙江诸暨报案,建华医院院长梁喜才涉嫌职务侵占罪,诸暨警方到齐齐哈尔准备抓捕梁喜才;而齐齐哈尔警方,则在3月23日,以涉嫌受贿罪把创新医疗副总裁、财务总监吴晓明带走调查,吴当天才到齐齐哈尔协调建华医院的年度审计工作。

△ 1月时,梁喜才和吴晓明还同台联欢、其乐融融,两个月后几乎同时被两地警方分别调查。


4月16日,创新医疗发布公告,同时宣布梁喜才和吴晓明辞职。当月,诸暨警方从齐齐哈尔撤离,而齐齐哈尔警方也将吴晓明放回。

7月14日,齐齐哈尔警方撤销吴晓明的受贿案。7月21日,诸暨警方将梁喜才从齐齐哈尔带走并关押在诸暨看守所,8月27日,诸暨市检察院做出不予批捕的决定,梁喜才取保候审。

在这之前,6月23日,创新医疗发布公告表示,梁喜才因涉嫌职务侵占罪等被相关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司已免去梁喜才建华医院总经理、执行院长职务,并成立应急领导小组,全面主持协调建华医院日常经营管理工作。

6月28日,创新医疗总裁马建建受命来到建华医院商谈接管事宜。迎接他的不是掌声,不是鲜花,而是医院大厅二楼栏杆上挂出的“赶走野蛮资本人”的红色横幅。更让马建建始料未及的是,就在一行人准备离开时,几个医护人员突然冲上来,向他们投掷生鸡蛋和白菜叶子,现场一度失控。
 
11月12日,创新医疗发布公告,“公司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派遣审计人员前往建华医院进行 2019 年度财务预审工作,建华医院管理层拒绝配合,拒不提供任何资料。公司已对全资子公司建华医院失去控制”。

刘岩的几次传唤审讯也发生在11月,此时诸暨警方仍在继续调查梁喜才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

什么样的事情会演变到两个地方的警方分别介入、甚至有人自杀呢?
 
资本联姻从对赌到对战
 
故事,还得从2015年说起。
 
那一年,浙江诸暨一家名为“千足珍珠”的上市公司,业绩连年亏损,几乎站在了退市的边缘,2014年11月起开始停牌。
 
2015年6月,千足珍珠公司发布公告,准备收购建华医院、康华医院、福恬医院三家医院的100%股权。其中建华医院最大,收购价9.3亿元。

△ 创新医疗官网的排列,可看出三角医院的权重来源:创新医疗官网截图。
 
建华医院地处黑龙江齐齐哈尔,前身是齐齐哈尔国营建华机械厂职工医院。2002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医学院的骨科主任医师梁喜才通过民主选举,当选为院长,由此开始了十年改革,2007年,建华医院完成股份制改造,成为一家员工持股的民营医院。
 
2015年7月,千足珍珠复牌,股价从13块飞涨到2015年底的31块。

△ 创新医疗收购医院前后股价走势图,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2016年1月,建华医院完成股权过户和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正式成为上市公司千足珍珠的全资子公司。在其创新医疗官网,建华医院的这一段历史描述则称为“成功上市,融资额高达9亿元”。

△ 来源:创新医疗官网。

2016年6月,千足珍珠正式更名为“创新医疗”,主营版图从珍珠养殖加工业扩张到了医疗服务业,凭借这一操作,创新医疗在当年即实现扭亏为盈,净赚1.15亿元。
 
建华医院成了创新医疗的现金奶牛。2017年,建华医院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5.31亿元和1.24亿元,分别占到了整个上市公司当年收入和净利润的58.7%和87.94%。之所以净利润占比这么高,是因为原来的珍珠业务亏损近5000万,而另外一家康华医院也贡献了近6000万利润。
 
资方和院方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多久。从此前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一开始,资方抱怨院方重大事项不汇报,例如私自和后来暴雷的远程视界合作,而院方则抱怨资方干涉医院经营。但真正的决裂,体现在对赌之上。
 
收购时,双方签了对赌协议,建华医院管理层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5亿元、1.23亿元、1.36亿元。若没能实现承诺业绩,则由康瀚投资向上市公司支付补偿,并且优先以上市公司股份补偿,不足再补现金。
 
而根据年报,2016年业绩达标;2017年完成净利润为1.18亿元,差500万元;2018年完成业绩1.15亿元,差2100万。

△ 2018年,创新医疗收购的三家医院均未完成业绩承诺,来源:创新医疗2018年年报。
 
然而,对于2018年的业绩认定,双方争议巨大。
 
梁喜才此前对媒体说:“建华医院自我审计中完成1.6亿余元业绩”。不过,创新医疗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对建华医院的初审结果为完成净利润6700万元。而复审结果,就是年报中的1.15亿元。
 
而创新医疗年报发布的4月27日前,正是两地警方分别介入的时间。
 
双方另一个争议点,是对建华医院的投入,创新医疗在《一封家书-致亲爱的建华医院员工》中称,总投入高达18.63亿元。而建华医院管理层今年7月接受采访时说,“只投了1.5亿元”,其中有6.26亿元承诺投向建华医院内科门诊综合楼建设项目,已投入募集资金只有1868万元。

除了司法介入,资方和院方还分别利用上市公司公告、官网和微信公号进行舆论战。

建华医院公号中号召员工:“我们必须拿起法律的武器,保卫医院,斗垮玩弄资本的野蛮人”。

而创新医疗官网,则在《一封家书》中说:“梁喜才团伙(原文表述即是如此)通过正常价格10倍以上的高价采购设备,甚至虚构设备采购行为的方式,大肆疯狂套取上市公司资金,涉案金额至少数千万元”。
 
医院收购大潮正在落幕
 
从志得意满高价收购,到撕破脸面刀光剑影,创新医疗和建华医院的这一场资本联姻,是过去这些年来医院收购大潮中一个极端缩影。
 
创新医疗收购建华医院的2015年,正是医院投资最热的时间。
 
 
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擅于捕捉国家宏观趋势的风向标的资本市场开始大举进入医疗领域,引发医院投资最疯狂的两年。
 
普华永道的报告显示,2013年至2018年,中国境内医院并购活动已披露投资金额累计超过人民币585亿元,其中2016年最高,达到161亿元,而2013年还只有21.5亿。
 
到了今年,已经有数家上市公司面临此前收购的医院资产出现问题的状况,较为普遍的就是医院承诺业绩无法完成,从而导致债务纠纷,股价下跌。
 
今年8月,上市公司济民制药一纸诉状,将子公司鄂州二医院的原股东浙江尼尔迈特针织制衣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2016年,济民制药出资2.08亿元,从尼尔迈特等投资方手中,收购了鄂州二医院总计80%的股权。尼尔迈特承诺,鄂州二医院2017年至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00万元、2645万元和2843万元。然而,鄂州二医院在2017年度顺利完成业绩承诺后,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仅为1041.78万元,不及当初承诺的业绩的一半。
 
此外,上市公司盈康生命(原名为“星普医科”)于2018年2月完成对重庆华健友方医院有限公司51%股权的收购。根据业绩承诺,华健友方2018到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00万元、2500万元和3000万元。但最终,2018年华健友方仅实现净利润1650万元,第一年就没有达标。
 
这些并购案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资本希望借助医院快速变现,所以在收购时就给出了较高的市盈率。比如说,建华医院被创新医疗收购时,PE估值约为20倍;盈康生命收购重庆华健友方医院的PE估值高达53倍。
 
然而,这样的目标注定了结局的惨烈。资方想在严峻的融资环境下尽快体现利润,抬升PE和估值。院长们则觉得医院是一辈子的事业,必须提升设备档次和医生收入。这两种不同的心态决定了不同的商业路径,赚快钱的和赚慢钱的,迟早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
 
今年6月时,八点健闻已经写文章记录:当初加了杠杆的资金或者拿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的资金,不少已按捺不住,愿意折价出售医院资产。折扣率目前约在6-8折,例如原先5个亿买来的医院资产,现在3-4个亿就愿意出手。
 
一个狂飙突进的大潮正在落幕。

那时没有想到的是,场面会如此惨烈。

昨天晚上,韩小明向八点健闻转述了刘岩的一段话,“我是一名医生,工作救人是我最大的幸福,现在我只能躺在病床上,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我想工作,想学习,而现在的状态让我觉得生不如死,我不想拖累家人了,想通过死唤醒一些人的思考。”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