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多点执业十年,中国式创新再启程

2019-09-27 09:39:33 admin 71

多点执业,走过10年。

2009年9月,医改方案首次提出探索医师“多点执业”。

医师多点执业,是指获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人员,注册两个及以上的执业地点,并在上述执业地点按照所注册的执业类别和执业范围从事执业活动,且要按照规定定时、定期进行。

推行多点执业,是为了盘活医生资源,保护医生权利,同时促进分级诊疗,并为社会办医提供支持。

在医改专家魏子柠看来,政策推行10年,有明显的效果,政策更需要继续发力。

年已10岁的多点执业,究竟该如何整装再出发?

院长的包容与担忧

在上海多家公立医院中,浦东新区浦南医院可能是最“开放”的医疗机构。早在2003年起,医院探索搭建开放式的平台,吸引多个医生集团、国内外知名医生加入。在浦南医院多点执业的医生,多数是业内“大咖”。

当有医生选择外出执业时,浦南医院院长刘卫东都会持开放且包容的态度。“你想挂个专家号,却又抢不到怎么办?是托人?排长队?还是试试他的第二执业点?”刘卫东在接受新民晚报采访时提到,多点执业想要解决的是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的问题,资源流通起来,对于患者和医生来说,是一种双赢。

在支持医师多点执业上,仍有一些公立医院院长持保留意见。在他们看来,多点执业中还有一些行为的定性尚不明确。比如某知名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就曾被免职,原因是在本院将患者私下转到了自己多点执业的民营医疗机构。

总结医院“不愿放医生多点执业”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种:

1.担心医生精力被分散,无法保证本院医疗质量;

2.担心专家队伍不稳定,人才流失造成医院损失; 

3.担心患者被分流;

4.担心医生在多点执业时出现医疗纠纷

院长的这些“后顾之忧”仍待政策解决,毕竟,医生群体是医院的核心资源,院长作为公立医院的管理者,有管理和维护的责任。

等待政策更细化

新医改以来,国家对推进医师多点执业可谓不遗余力。

医师多点执业的落地,并未“一夜间遍地开花”,这或与医生群体的身份特殊有着直接关系。2018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全国已有11万名医生进行了多机构执业,与当年末360.7万执业(助理)医师的总数相比,比例较低。

麦肯锡2018年的一项报告显示,在33500位参与调查的国内医生中,39%的医生有过多点执业的经历。这其中,多数医生的多点执业发生在医联体内部。

这说明,医联体平台正在成为医生多点执业的一个“可行场景”。

在魏子柠看来,继续推动多点执业的发展,一是如何解决公立医院院长的难题;二是政策在各地落地时,如何做到更有针对性。

比如有一些标准可以更细化。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举例道,如果不区分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一刀切式”地要求医院不得干涉医生多点执业,这显然对医疗机构是不公平的,会伤害一些医疗机构的经营自主权。

一般来说,在编医生的职称晋升、薪酬福利等都来自于供职单位,与医院之间是人身依附关系,其属于医院框架内的组成部分,是医院的“资产”之一。因此,优秀医师完全自由的外出行医,可能意味着医院核心竞争力的外流,继而影响到医疗质量、科研等诸多方面,医院显然不能也不应“束手无策”。

另一方面,医生也会担心在不被本院认可的情况下,职业发展和晋升受到影响。

有多位受访的业内人士坦言,解决编制束缚,让医生自由执业,或可重塑医疗服务的生产关系,形成新的改革路径。

自由执业未来水到渠成?

自由执业不是“洪水猛兽”。

2016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下称《纲要》)的出台,首次将自由执业“提上日程”。

《纲要》提出,落实医疗卫生机构用人自主权,全面推行聘用制,形成能进能出的灵活用人机制。《纲要》同时指出,创新医务人员使用、流动与服务提供模式,积极探索医师自由执业、医师个体与医疗机构签约服务或组建医生集团

那么,多点执业继续发展,会自然过渡到自由执业吗?

在魏子柠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认为,多点执业是自由执业的“前奏”,自由执业是多点执业的下一阶段。

尽管对于二者关系的界定,贺滨与魏子柠的观点有异,但他们都认同的是,“是否有编制”是多点执业和自由执业的最主要区别。

“没有编制就不存在多点执业。”贺滨认为,多点执业就是和编制“绑在一起存在的”。

一般来说,编制内的多点执业医师与第一执业点的医疗机构之间的关系是事业编制关系,双方受《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以及及卫生行政部门规章制度等约束。

自由执业医师与各执业点的医疗机构的关系可视为松散型的合同关系,如雇佣关系或委托关系等。

“自由执业的医生没有编制,他可以去任何一家医院去执业,可以同时签几家医院。” 按照魏子柠的说法,自由执业落地的前提是公立医院取消编制,多点执业却不需要。

关于医疗从业者的编制,国家也在积极探索。

例如,《2016年卫生计生工作要点》中曾提到,深化编制人事制度改革,会同中央编办开展公立医院编制管理创新研究,逐步实行编制备案制。

2018年公开的现代化医院管理制度试点重点任务中,更是明确要在148家试点医院依法全面推行聘用制度和岗位管理制度,实行合同管理。从2019年夏开始,包括开办诊所新政等一系列办医政策的推出,也在不断打破公立医院在职称评定、科研评估等方面相对于于民营医院的优势,为医生的身份“松绑”。

贺滨认为,如果医生变为“聘任”,机遇来了,挑战也会有,“相当于失去铁饭碗了,但是可以凭能力实现价值”。

无疑,走在第十个年头的多点执业,朝着“建立符合医疗卫生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这个明确的目标,依然“在路上”。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