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医疗碰壁 绿景控股出售大部分医疗健康业务

2018-06-27 16:16:43 33

日前,绿景控股(000502.SZ)发布重大资产出售草案,公司将全资子公司广州明安持有的北京明安100%股权、明安康和100%股权出售予明智未来;将广州明安持有的南宁明安70%股权出售予广州誉华。

本次交易完成后,绿景控股除持有南宁明安30%股权外,暂无其他医疗服务相关业务,其主要业务维持为存量房产销售和物业管理。

据上述草案,绿景控股之所以要出售大部分医疗健康业务,核心的原因在于这些项目至今仍处于亏损状态。绿景控股公告显示,北京明安2017年亏损超过5738万元;明安康和2017年亏损453.08万元;南宁明安2017年亏损441.61万元。

这意味着,绿景控股曾在三年前计划从房地产彻底转型到医疗健康领域这一想法落空。“在医疗领域,资本能力不是决胜的关键,说到底比的还是对医疗业务的透彻理解。”从事医院管理研究的张兰(化名)在某高校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任职,她就此事向健康界表示。

赶潮“健康中国”跨界者众多  

公开资料显示,近两年来,约有上百家上市公司跨界投身医疗健康行业。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大健康产业战略规划和企业战略咨询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大健康市场规模超过3万亿元。从市场消费角度看,美国医疗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超15%,加拿大、日本等国的比重也超过10%,而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例仅为6.2%。2018年,我国大健康市场规模将达4.4万亿元,预计到2022年,我国大健康市场规模将达7.4万亿元。

在“健康中国”写入“十三五”规划之后,不仅是布局医药电商、远程医疗、智慧医疗、精准医疗等领域的上市公司受到了资本的青睐。而且非传统医药、医疗行业的势力也逐渐崛起,都纷纷在此领域布局,试图在该行业中分一杯羹。这其中包括房地产、商业贸易、化工等多个行业的上市公司。

在房地产行业,包括碧桂园、恒大集团、万达集团、泰禾集团、富力地产、绿景控股、万方发展、华业资本、广宇集团、凤凰股份、上实发展、世荣兆业、中天城投、宜华健康(原名为宜华地产)等公司向医疗领域有所布局。在商业贸易领域,南京新百也曾抛出收购百亿元医疗、养老相关资产,包括新华锦、百大集团、开元投资(更名为国际医学)也展开了医疗领域的布局。

在计算机、电子等行业,包括东华软件、东软集团、万达信息、卫宁健康、京东方A、易华录等多家公司也有在智慧医疗领域等的布局。

“自2015年以来,跨界到关注度较高的医药医疗、健康行业的传统制造业企业越来越多,医疗信息化、医疗服务、医疗器械、智慧医疗、个性化医疗、养老等板块都是企业布局的重点领域。”业内人士分析称,上市公司跨界进入医药、医疗健康领域的目的不同,有的是彻底转型、改善盈利能力,有的是传统业务赚钱、转型是为提升公司估值,还有的则是因为业务存在关联性。

“医疗健康是所有行业中门槛最高的产业,不是有钱就可以做。企业布局该领域难度很大,核心问题便是人才的纳入。对医院而言,就是如何吸纳优秀的医生。目前大部分医生更愿意在三甲医院工作,企业吸引人才难度很大。”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Health创始人赵衡表示,目前市场上就已经出现了很多空荡的医院,没有用户。医疗健康市场经过了2014年到2020年的爆发之后,将会面临大量的淘汰。

融资不力或是主因

张兰坦言,医疗领域是个非常专业的领域,投资了医院,完全不等于拥有了医院,医院管理涉及的环节之多之细是超出想象的,也是需要强有力的专业能力去运营的。“我们其实遇见很多类似这样的情况,企业跟风收购了很多医院,收回来后发现自己根本不懂医院,也很难一下子找到好的专业医院管理团队去运营。投后管理失控,失败一点也不意外。”

绿景控股1992年11月23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主营房地产开发业务。曾在广州开发了金碧御水山庄、绿景东山华庭等大型住宅楼。在2015年12月9日,绿景控股的股价曾达到上市后的最高峰为38.28元,总市值为70.75亿元。2018年以来,股价却出现下滑,截止6月5日,股价为8.53元,总市值跌到15.77亿,仅为巅峰时的1/4。

此前,绿景控股曾雄心勃勃地计划募资百亿元布局妇儿医疗服务领域。

2015年3月,绿景控股与北京儿童医院达成战略合作;9月,绿景控股发布100.5亿元定增预案,将所募资金用于建设四个实体医院,包括北京儿童医院集团肿瘤医院10亿元、北京儿童医院集团儿童遗传病医院9.6亿元、通州国际肿瘤医院23亿元,以及南宁市明安医院21亿元,一个医学中心即肿瘤精准医学中心19.5亿元,另有两个平台包括儿童健康管理云平台10.3亿元和医疗健康数据管理平台1亿元。

定增方案发布后,天安人寿拟出资25亿认购2.3亿股;如果定增完成,绿景控股第一大股东将变更为天安人寿。

按照上述定增计划,绿景控股将从房地产全面转型进入医疗行业。据其测算,项目成功实施后的5年内,仅此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带来的收入可累计达到100亿元以上,累计实现的税后利润在20亿元以上。而大股东若变更为天安人寿后,绿景控股计划将开启“保险+医院”的HMO模式。

然而,这些“宏图”显然并未实现。2017年底,绿景控股发公告称,公司收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以下简称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市儿科研究所《关于终止与贵公司合作的函》,这一签署了长达两年多的合作协议最终“流产”。

随着这份终止合作函的发布,绿景控股转型医疗遭遇重大挫折。

东方高圣总经理瞿镕分析称,绿景控股融资不利或是此次与北京儿童医院合作“流产”的一大主因。绿景控股此次融资方案前后三次易稿,最终融资金额从百亿元缩水至67.7亿元。

绿景控股在公告中表示,鉴于新规下募集资金规模大幅减少,原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中,儿童健康管理云平台、肿瘤精准医学中心、南宁明安医院、医疗健康数据管理平台四个项目将不再作为本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将逐步对项目涉及的下属公司、业务、人员予以剥离。此外,将采取股权合作、物业租赁、债权融资等多元化方式实现北京明安儿童医院项目建设。

然而,直到今年1月,北京明安儿童医院建设项目仍未取得医疗机构设置批复,且非公开发行股票股东大会决议的有效期已过,绿景控股决定终止该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将根据原募投项目及项目公司实际情况,对项目及项目涉及的公司采取包括转让、合作等多种方式逐步进行处理。业内人士分析称这是由于相关政策、资本市场环境等各种因素发生了较大变化。

绿景控股一度陷入无法归还天安人寿保险认购定增支付的2.5亿元履约保证金的窘境。据绿景控股最新公告,目前,绿景控股既无土地储备,亦无正在开发及待开发房地产项目,房地产存货中的住宅已经基本销售完毕,仅剩余车位及少量商铺。

2018年第一季度,绿景控股继续亏损,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455.18万元,亏损977.77万。其公告表示“公司医疗项目仍在持续投入,导致本报告期亏损。”健康界试图联系绿景控股董秘王斌进行采访,但对方未接电话。

谈跨界容易,但企业要真正实现转型也并非易事。科技巨头们也曾尝试过医疗创新,如谷歌和微软近年来多次大张旗鼓地开启医疗投资,但收获甚微。

政策壁垒、内部矛盾也会使跨界流产

除了融资不利外,政策壁垒,内部矛盾也是导致不少企业转型不利的主要因素。

早在2014年春末夏初,在南宁举行的绿公司年会上,当时万科董事长王石第一次主动对外公开宣布,万科正在筹办三家儿童医院,分别位于广州、上海和深圳。


最早启动的深圳儿童医院,光拿地万科就拿了三年。位于上海的儿童医院算是进展最为顺利的,万科“傍”上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据悉,这是上海最好的三家儿科医院之一。同时,上海万科国际儿童医院的股东方之一是上海闵行区(区域楼盘、地图选房)政府下属公司,其董事长为上海闵行区卫生局局长许速。万科在上海的医院项目中,拉政府以土地入股,不仅解决了拿地问题,也降低了整体的政策风险。

然而,既便如此,万科的投资医院之路仍是路漫漫而修远。万科儿童医院上海项目的合作方案可以简单概括为“万科出钱,政府出地,儿科医院出人”。按照合资协议,项目总投资2.5亿元人民币,万科为控股方,政府下属的上海虹信医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土地抵押作价并转换成股份入股。儿科医院不参股,以管理、品牌、人员、培训管理介入,收取管理费和运营利润分红。

但上海亦有上海的瓶颈。为了平衡合作各方的利益,这份合作方案谈了两年,合同修改了不下20次。直到2014年1月方才签约。

而最终上海万科儿童医院因为2016年的“万宝之争”而受阻。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万科的三地儿童医院由于缺乏合作方、专业医疗管理人才、审批未完成等原因一度暂停,到今日尚未投入实质运营。

“其实跨界没错,医疗行业也希望通过跨界加速管理的更新,但跨界成功的条件就很高,既要有对医疗业务解读能力,还要有找到自身优势与医疗业务交叉融合的最优位置切入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克制,有所为有所不为。”张兰告诉健康界。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