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告官”案大逆转!湖南省高院又提审了

2019-05-22 08:11:05 39

医生将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公安分局和长沙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2018年7月,江凤林一审败诉,驳回全部诉讼请求,江凤林不服判决依法提起上诉。2019年2月,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江凤林医生全部诉讼请求,维持一审原判,江凤林医生二审终审败诉。

一审、二审均败诉之后,全国首例医生状告警方及地方政府在伤医事件不作为案件并没有画上句号。“医学界”从江凤林医生处获悉,已收到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行政裁定书,该案将由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截图

不服判决 提出再审

江凤林的行政再审申请书中列举出多项理由,主要围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四)、(五)项申请再审。

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对违法事实认定不清,导致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缺乏事实依据。

岳麓分局作出涉案行政处罚决定,违反法定程序。

原审判决所主张的证据,没有经过法院调查和核实,除了选择性采信被申请人的答辩词、第三人的笔录,就是通过不合常理的主观推测而来,且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

原审判决认为申请人应“保持更多的谦和、耐心、给予患者更多的关心和同情”,要汲取教训,将构建文明、和谐的医患关系作为共同的社会责任。这种认定缺乏事实依据。

原审法院作出的判决认为被申请人岳麓公安分局作出涉案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这明显是适用法律错误。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的行政裁定书认为,江凤林的再审申请理由部分成立,其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三)、(四)项规定的情形。上述(三)、(四)项规定情形为: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未经质证或者系伪造的;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

高院决定提审 改判概率极大

为江凤林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诚略律师事务所周涛律师告诉“医学界”,二审终审败诉之后,江凤林就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请了再审。

“我们国家实行二审终审制度,不过上级法院可对下级法院作出已生效的判决进行再审再判,这是法定的监督程序和纠错机制。”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是否会作出改判?律师周涛表示根据执业经验判断,改判的概率非常大。

据介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收到江凤林提出的再审请求后,召开庭前调查对案件争议细节进行分析后,最终作出提审决定。

在律师周涛看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提审的理由主要为事实证据不足和法律适用错误两个方面,这两点也是案件判决的核心要素。

“证人证言的综合认定、第三人刘某白投案自首认定不当等,在一审、二审中我们一直坚持事实证据不足和相关机构适用法律错误,不过法院不予采纳和支持。省高院的裁定书在一定程度上认为一审、二审的认定存在问题,需要进行纠正。”

二审曾驳回多项请求

二审开庭前,江凤林医生充满信心,不过判决结果却让他很失望。

律师周涛认为,二审并没有纠正一审的错误,继续维持一审关于事实根据和法律适用的认定。

二审法院认为,该案虽系行政诉讼,但起因仍是医患矛盾。医患双方均应汲取教训,将构建文明、和谐的医患关系作为共同的社会责任。

早前在接受“医学界”采访时江凤林表示,二审判决判决书对于事实认定存在明显不当之处,判决书中出现“医患双方”的表述违背基本事实。

“冲突发生在患者及其家属接受转挂急诊的正确建议且已经退号并在急诊接受救治之后,我与对方的医患关系已经终止,二审法院认定医患双方均有过错、均应汲取教训,这就矛盾了。”

二审法院对江凤林医生多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和采信,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岳麓公安分局处罚决定和长沙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具有事实根据法律依据,程序合法。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何时开庭审理此案目前尚未确定,不过江凤林一直强调,“告官”的意义大于结果,为了这个结果他已经等了3个年头。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