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投后管理 有多少投资人足够重视过

2018-06-13 14:11:22 84

北京一位比较关注公立医院改制的医疗投资人与我有过交流。认为改制公立医院正成为一个趋势,而自己投资的两家医院却存在着市场的通病:低频次、非刚需;即便有短期运营财务业绩的繁荣,可能很难避免昙花一现。

其实问题是,医院投后管理短板致使医院市场表现力不够,运营成本过高,医院至今都没有抓住市场机会,不少投后管理问题都没有被双方很好的解决掉。

基于认知决定觉醒原则,我会反问这位投资人,在医疗市场应变能力、在引领创新的决心和实力方面,自身都做了哪些接地气的深耕自己的优势?2017年,既然有了收购这样医院的反面案例,或许会对2017年医疗投资合理选择会有更深的借鉴意义?期待更多惊喜是领跑的正确姿势是什么?如何套路和反套路?

我就代替这位医疗投资人来一句2016年最性感的年终总结,莫过于“业精于勤荒于嬉”。2017年如此,医疗投资人更将如此。在收购兼并医院热潮中,真正实现医疗质量和消费者口碑双赢的医院却寥寥无几。有哪个医疗投资人能以个人的身份回顾了资本创业以来的心路历程,反思过医疗投资过程中,医疗服务距离初心的渐行渐远,以及“业绩主导”下的价值扭曲?

所谓投后管理的关键节点,在于帮助医院运营能力提升,或说补足医院运营管理原来的短板提升医院价值,或是通过并购来补充业务产品线等放大医院价值。其实,做医疗投资人,其创造力、想象力跟体制环境是脱节的、对立的太多,所以大部分都成功不了。

所以市场运作上的成功还要和制度环境相适应。又有多少投资者不是为了利润回报,正在快速涌入医疗市场?尊重市场规律就是一种敬业。战略不同,差异就不一样。如同粮食果木的种子,我说我的好,你说你的好,彼此无须争执,只有把它种埋在土里,将来看它的收获就是了。

这位北京医疗投资人,於2013年起先后投资了两家分别隶属於企业的公立医院,於2016年以来,有了一个明显的情况,两家医院的医疗资源越来越像了,但两家的“路”却越走越不同。这里面暗藏的是,两家对医疗服务产品理解和运营逻辑的不同。

一个明显被诟病的现象是,医院运营管理层作出的决策往往会有各种盲点和问题,会变得非常困惑。医院核心竞争力不是凭借自身产品、服务的提升去获得市场订单,而依然是以广告和营销变现为主,靠网络营销、地推方式来获得单病种利润;业务运营也一味奉行套餐战略来获取用户对医疗服务价格敏感。

这种打鸡血式的增长,在低门槛市场运作模式中又不具有可持续性,业务价值链较为单薄且抗风险性能差,医院能力明显地竞争力不足,自然医院在可持续发展的上也就乏善可陈,也就无法谈及医疗需求消费者对医院的信任与忠诚。

显然,医院投后管理是运行的基础,在于有一个从上到下,从高到低,能够容纳人性中非理性之处的规则与机制。这样一个好的机制与对于人性的警惕,以及包容的规则。规则是安全的基础,也是整个医院高度理性对非理性的包容。从这个角度,认识到人的理性不足之处,才是更高层次的理性。

事实上,医疗投资人缺少对这两家医院里医疗服务差异化程度,最高价值和最低价值能相差多少倍的资本竞争要素评估团队。因为竞争要素是学科生产力的技术,抑或是靠业务链价值品牌竞争的。从正的方面评估,是要看这两家医院的成长动因或驱动力是什么。从负的方面,是要总结发现这两家医院的天花板,也就是医院成长的陷阱和瓶颈在哪里?是同质化,还是个性化?

当单家医院的规模达到一定范围,医疗服务需求者的就医体验也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事时,医疗投资人需要顾及公司扩展的格局,除了兼并收购医院外,考验的自己的则是资本实力和线下医院运营能力。

随着医疗服务市场的成熟、越来越规范化的医院运营和背后的资本站队,医院兼并收购大战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规模战,其面临着更多的复杂因素,以及医疗集团要时刻警醒如何不重蹈覆辙当年的兼并收购医院大战之路。

成熟期行业比拼的是品牌实力。通常认知问题有两种体现:第一,看不到医疗服务的本质,找不到市场的痛点,缺乏市场可能遇到的风险预见,所以常常犯错,失败了又失败;第二,不知道自我批判的重要性,思想封闭,思维模式固化,觉得自己最聪明,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只有自己栽过跟头才知道自己的浅薄。

由此可见,医疗投资人的短板不在于资本实力不够,问题出在不敬畏市场规律。医疗投资人需要勇气和自知,面对的都是未知的未来,清楚各自的选择也都出于对投资医疗实力的权衡。

投资人所面临现今的行业趋势都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过往经验并不适用,从前积累的人脉更是浮云,但医疗投资人依然“成群结队”,既是形势所迫,也在主动寻找医疗市场的其他可能性。好比舌头糙了,重口味刺激久了,就分辨不出味道了。其实哪里是舌头糙了,分明是心糙了。

对于医疗投资本质而言,主要看三点,一是这个行业值不值得投资,二是有没有储备优秀的团队,三是有没有找到解决需求的市场运营模式。不管什么投资,都要问自己这个行业好不好,这家医院好不好,有没有投资所需要的放大效应。

放大效应即除了上市以外,还有很多途径,比如对接资本市场、财务杠杆、资产结构杠杆等等用不同的杠杆把这家医院的价值放大。譬如,北京宝岛妇产医院是一家台资高端妇产医院,提供最专业的产捡、分娩、产后康复及月子会所等高端的医疗服务。2016年末获得了华盖资本1.5

亿元A轮投资。

无可置疑,投资人最要紧的是投资这家医院一定要有足够的信誉度,不亏钱、甚至赚钱,这样才能让投资人满意。从这点来看,投资医疗的目标应该实现了。换句话说,医疗投资人永远的利益,是没有的。投资医疗不持之以恒地付出努力,就不可能保持可持续发展状态;不仅对医疗投资人来说是这样的,对各行各业,无不如是。

作者:郭俊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