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二级医院转型潮来了!

2019-03-16 18:19:41 32

近日,《广州地区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行动方案》向社会公布。《方案》中明确,今后居民看病,首诊要到基层,如基层不能解决再往上转诊,到2020年,全面建立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诊、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机制。

对于该市二级医院的未来规划,《方案》明确提出,按照“建设全面基层首诊”的目标,病人大量下沉,基层医疗的力量需要快速“加强壮大”,鼓励采取迁建、整合、转型等多种途径将部分市域内的二级医院改造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专科医院、老年护理和康复机构等。

而对于所属类别医院的医生,则是“鼓励二级及以上医院专科医师(含退休)参加全科医生转岗(岗位)培训。加大全科医生特设岗位招聘力度,扩大订单定向招生培养数量。”

除了广州市,广东还有一个城市也明确了二级医院的转型迫在眉睫。

据了解,2018年广东省东莞市社卫机构诊疗量为1973万人次,占全市医疗机构门诊总量的28%,三级医院、区域中心医院在技术水平、医疗质量和安全等方面占据着主导。而处于夹心层的二级医院,则处境尴尬。

因此前不久,东莞市卫生健康局副局长张亚林在一次会议上表示,东莞部分镇街公立医院存在定位不清、服务能力薄弱、医疗资源闲置等突出问题。“如何有效盘活镇街(园区)医疗卫生资源,促进镇街公立医院优化、转型和协调发展,减少无效低端供给,切实提高医疗供给质量和效率,迫在眉睫。”

实际上,二级医院遭遇危机的现状令医疗界普遍关注,一大批二级医院在改革的进程中正遭遇着巨大的困境,或将面临着转型或者死亡的选择。在这一进程中,这些二级医院的医生群体有这怎样的遭遇?未来又该路向何方?

二级医院医生的生存现状!

一位来自广东阳江某二级医院的医生网友曾向《看医界》透露,作为地级市的综合性医院,该院医生收入竟然低于乡镇卫生院水平。

更不可思议的是,该医生网友哭诉,别人一年都拿13个月薪资,而他们医院职工竟然只能领11个月的工资,比别人少一个月,而奖金一个月也仅有500元左右。

根据该院官网资料显示,该院职工310人,有两个院区,床位150张;而据《看医界》查询该院2014年度部门决算收支总表显示,该院工资福利支出为1403万元,平均每人4.5万元左右。

且不说薪资分配绝不可能按平均的因素,需要指出的是,这4.5万元包含了工资、奖金,以及社保、公积金等,是薪资福利的全部。除去社保、公积金,医生实际能拿到多少钱呢?

根据一位上海市某三甲医院的低年资医生发给《看医界》的工资条显示,3800元月薪,除去社保、公积金等,月实际拿到的钱为380元。得益于广东阳江的医保、公积金缴纳水平不高,据该阳江医生网友介绍自己每月能拿到一两千元。据《看医界》了解,这样的收入水平的确低于目前的乡镇卫生院。

为什么会有这么惨的状况呢?据该院医生介绍,在2000年左右,该院切胸、切肝等手术都可以做,当时有不少水平不错的医生,但如今基本上都走了,现在一个月医院手术量仅有十几二十台,病人很少。

“很多年轻医生考完证就走了,我们医院现在留下来的,要么是等着考完证走人的,要么是实在没有办法没出路的。”该医生如是说。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出现上述医院的情况,除了医院经营管理不善外,必须要考虑的重要因素是近些年大医院快速扩张的虹吸效应,特别是地级以上城市夹心层的二级医院,财政支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医院经营普遍较为困难,不少面临着破产的境地。

根据该院2014年度部门决算收支总表显示,2014年度当地政府财政拨款仅为85余万元,不到该院决算支出的四十分之一,不到该院薪资支出的十六分之一。

而据《看医界》了解,公开资料显示,同在一座城市的三甲医院--阳江市人民医院,2015年门诊量近百万,月手术超万台。

阳江市这家二级医院及医生的境遇,事实上是整个中国地级以上城市夹心层二级医院及医务人员糟糕境遇的一个缩影。

病源状况将更加糟糕

如火如荼的强基层、分级诊疗、药品零加成等一系列医改运动将会给上述地级以上城市二级医院带来什么呢?

取消药品加成改革早已全国铺开,而各地也正陆续开始提高诊金等技术劳务性收费,有的城市二级医院的诊金或将大幅提高至大医院统一水平,同样是几十元上百元的诊查费,有多少患者不去三甲医院而去这些衰败得不成样子的二级医院呢?

还有当然就是药品下沉。北京市原医改办主任韩晓芳曾表示,给基层配足了药,大医院门诊可以直接少近三分之一。随着分级诊疗的推进,基层用药情况将得到大幅改善,届时慢性病患者在三级医院诊断治疗后,在社区就可以了,谁还会去这些夹在中间的二级医院?

据《看医界》了解,分级诊疗改革之公立医院医联体运动,大医院正在直接和县级医院“结亲”,县级医院在获得充足政府投入后,正欲将乡镇卫生院“一网打尽”,处于地级以上城市的许多二级医院病源将状况将更加糟糕。

医生解放或从二级医院开始

二级医院正面临着生存或死亡的巨大考验,那么是不是众多二级医院的医生们未来一片黑暗呢?

对此,白求恩医学专家委员会执行秘书长王兴斌表示,“应该换个角度想:一大批的医生将被释放活力。二级医院生不如死,并不是医生生不如死,并不是人民群众的医疗没有保障了。所以不适合的医疗机构自然淘汰未尝不是好事。国企都可以破产,编制都将逐步取消,更何况社会组织中的一个行业中的一小部分。”

上海一位二甲医院院长也表示,以内科为代表的一些科室医生将会离开医院,出路有几种,去大医院的几率相当较小,更多的要么去社会办医院,或者自己开诊。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哪一种,对于陷入困境的公立医院解放医生现状来说,都是一个重大利好。

据《看医界》了解,近年来,在产业方面,社会办医取得了较为快速的发展,社会办医不仅在数量上已经超越了公立医疗机构,而且越来越多的战略资本正大举购买或举办医院和连锁诊所,有别于一些急功近利的莆系资本,正在为医生执业提供越来越好的环境。

在政策层面,诊所准入也已全面放开,为更多二级医院医生开设私人诊所铺平道路,亦很可能成为分级诊疗改革的突破口之一。

此外,还有遍地开花的医生集团。据《看医界》了解,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区域性医生集团出现,且以体制外医生集体为主。而最有动机先跳出体制的,很可能就是这些二级医院过得很不开心的医生们了。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