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医疗》:以生命的名义

2019-02-14 16:46:03 129

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我们选择希望。

——《流浪地球》

当太阳炽热的光芒将要吞噬地球,地球选择了去“流浪”,为人类寻找新的栖息之地。在热门影片《流浪地球》里,除了宏大的世界观和壮观的电影画面,“流浪”一词击中无数人的内心——不顾一切的流浪,终究是为了实现生存的愿景。

从刘慈欣宏大的宇宙叙事中挣脱出来,目光投射到关乎民生的医疗领域,“流浪”也以多种表现形式存在:医院为了谋发展从市中心向郊区迁移,患者为了更好地诊疗向北上广迁徙,医疗正在以各种形式向着基层下沉……

“流浪”已经成为解决当下医疗困境、寻求更好医疗的一种姿态。

图片来源:《流浪地球》海报

“流浪”医院

地球选择去流浪,是要延续人类的生存;医院的“流浪”,往往是追求更好的“生存”。

医院的“流浪”是物理上的迁移,也是医院建设从野蛮扩张到以需求为导向的精细化管理转型。而且在城市化狂飙突进之下,大城市中心城区变得拥堵异常,地价昂贵,车流拥堵,大型三甲医院受限于空间,一方面已经难以满足居民日益攀升的就医需求,另一方也成为自身发展的掣肘,迫切需要拓展生存空间。于是向更加开阔的郊区地带搬迁,成为一种选择。

流浪不是惬意的旅行。

在《流浪地球》中,地球脱离太阳系去流浪,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工程,全世界的人类通力合作,在地球上建造10000多台像城市一样巨大的行星发动机,耗时2500年,而且人类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风险,包括生物大规模灭绝、人口大规模减少、地球资源枯竭,这是对人类意志和力量的终极挑战。让一家或者几家医院完成一次“流浪”,虽然远远无法与驱动地球流浪相提并论,但同样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对于一个医院的管理、运营都是一次巨大考验。

首先是巨大的资金压力,据估算,兴建一家三甲医院按照床位设置的不同,整体费用根据床位数的不同,从6、7亿到20亿不等,在实行药品零加成、医院效益不断紧缩的当下,显然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而且,来到新环境的医院是否会水土不服?病源是否重足?传统的运营管理是否跟得上业务快速扩张的需求?这都将是需要解决的。

图片来源:《流浪地球》海报

前路“艰险”,正如电影中的人类义无反顾的投入太空一样,很多医院还是奋力一搏,在内外力的驱动下,选择搬迁去“流浪”。

以北京地区为例,在2018年初,天坛医院将从二环里整体搬迁至南四环的丰台区花乡,成为北京首家整体搬迁的大型综合医院,床位从950张增加至1650张,建筑的总建筑面积达26.7931万平方米,是原天坛医院建筑总面积的3倍,预计单日门诊和急诊量可提升30%,迁建工程历时四年。

这是医院“流浪”的一个剪影。

除了北京天坛医院,根据最新消息,首都儿研所未来将落户通州,北京儿童医院新址落户大兴;北京的友谊、同仁、朝阳、安贞、中医院等多家大医院将纷纷在五环外布局建设。同仁医院亦庄院区扩建工程于2016年6月开工,2020年底前建成并投入使用……

在南方的广州,广州市中医医院从荔湾搬至天河,项目总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设置床位800张,总投资近10亿元;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从天河搬至黄埔,设置床位800张,总投资额达到7.2亿元;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新址搬去白云,总投资达达到6.1亿元。未来包括中山二院、省二医、中山三院、省中医等都分别要搬迁或扩建。这样的医院迁建在全国各地都在发生。

医院“流浪”正在成为形成一股浪潮。而这股浪潮或将带来医院运营、管理模式的升级迭代,以及医院建设的水平的跃升,为进一步提升医疗服务能力和水平奠定基础。

图片来源:《流浪地球》海报

“流浪”患者

地球选择流浪,是为了让人类能够有家园可依,无需孑然一身的去浪迹宇宙;大医院改迁扩建的背后,则是我国无数患者为了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正大规模孤单“流浪”。

毫无疑问,尽管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挑战和问题,大医院搬迁扩建可以短期内大大提升医院的综合实力,为更多患者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是否会继续加剧医疗资源的不均衡?是否会虹吸更多的患者?

中国医疗事业近年来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依旧存在,突出表现为医疗资源不均衡,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三甲医院,基层医疗资源相对薄弱。

尤其对于疑难重症的患者,基层医疗机构往往无能为力,患者纷纷涌向大城市医院。“全国人民上协和”就充分反映了当下的医疗现状。在北京协和医院、301医院、北京儿童医院、中科院肿瘤医院等,集中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

近年来,甚至一股“出国看病”的热潮正在中产阶层中兴起,高净值资产的癌种等疾病患者,在国内无法获得有效救治,纷纷出国“流浪”,去异国他乡寻觅更好的栖息之地。

患者对于更好医疗资源的追求,也在倒逼医疗服务模式的变革,多元化的医疗服务正在涌现。

当下,我国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推进分级诊疗,建立医联体和家庭医院制度,就是为了让老百姓在家门口看好病。

本质上是让医疗资源去“流浪”,而避免让老百姓“流浪”。

图片来源:《流浪地球》海报

“流浪”医疗

让医疗资源合理流动,是为了更好地勾连医院与患者,让二者可以更加契合。

在过去,常用手段是大城市高等级医院与基层医院建立医联体,以派遣专家下乡坐诊、义诊乃至直接帮带年轻医生方式,帮助基层医疗机构提升诊疗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优质资源的下沉。

但,显然这并不是一种高效的方式。实际上,很多地方受限于时间、交通、人力成本,各种形式的分级诊疗往往陷入叫好不叫座的境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造成“虹吸”的负面效应。

医疗资源空间上的流动和链接,也在引发技术变革,打通信息壁垒,带来更多创新可能性。

当下快速发展的远程医疗、“互联网+医疗”等新模式,可以最大限度消除空间的阻隔,让优质的医疗资源触达基层。在2018年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深入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活动的通知》提出,推进互联网+医疗等,让百姓少跑腿,数据多跑路,不断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水平。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医疗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也正在促进医疗的普惠和精准时代的到来,充分释放优质资源,让基层患者享有优质的医疗服务。比如零氪科技AI-肺结节智能诊断系统,比知名三甲医院胸外科医师的平均诊断准确率提升了20%,而诊断时间缩短了25%,AI辅助诊疗水平已达到甚至超过了国内一线专家水平;在一场骨科人工智能研讨会上,450名骨科医生对战骨科AI智能阅片,AI得90分,高于医生综合得分;阿里ET医疗大脑辅助影像科医生快速读片,并能帮助检查可能遗漏的病变部分,提高医生看片准确率和效率……

不难想象,当这样的AI得以“流浪”至基层,将可以极大帮助缺乏经验的基层医生,快速提升基层医疗服务水平和质量,真正让患者无需去流浪,也让医院、医生省心省力,实现更好的“新医疗”。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