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不应是政策和资本催生的巨婴

2019-01-21 09:31:50 97

医疗大健康产业有别于其他行业,具有一定的投资门槛,需要投资人具备对技术、商业模式或者市场有充分理解,并能够制定合理的估值,投资业绩才能真正经受时间和周期的考验。

在这个具有投资长周期的特性中,投资机构更加需要计算投资回报的性价比,当前民营医疗市场化明显,在资本眼中看到了投资的价值,进而转向民营医疗服务市场。

印象中的医疗服务,大致可划分为诊断前的体检,诊断中的各项治疗,诊断后的康复,就目前市场存在的非公医疗机构形态,大致可分成五大类别:民营医院、诊所、第三方医疗机构、互联网医院、健康管理机构。

毫无疑问,在中国广阔的医疗服务市场中,民营医院正在快速崛起。

2018年以来,社会资本对民营医疗机构的关注,也使得民营医疗机构的融资渠道呈现多元化趋势,股权转让、定向增资、股权众筹、兼并收购和公司上市均能带来资本的力量。

并且医疗开始向专业化、精细化发展,专科医院是医疗市场未来最适合社会资本投资的细分领域,但是一般需要五年左右才能达到盈亏平衡,这明显不符合热钱的追求。

华医资本创始人刘云曾这样形容医疗投资:“投资的项目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目前被低估,价格合理;二是未来具有很好的成长性。只有这样的企业才会在未来给投资者带来超额回报。”

在医疗行业,体量和商业模式的确立都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即使是新的模式变革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完成。且不说原有模式的变革,即使是全新服务模式的发展,其体量的扩张仍需要极长的时间。

站在医疗服务投资的角度,虽然国内很多企业都在收购医院,但大部分企业面临着收购后如何进行管理的问题。

收购后的医院品牌建设、医院内部经营管理以及医院医生资源配置等都成为摆在收购企业面前的难题。

同时,结合到近一年以来的宏观环境来看,随着当前中国经济进入转型阶段,国家对“金融去杠杆”的重视,在募资端市场流动性紧张、投资机构承压,在投资端底层项目的后续融资能力也受到考验,投资市场将开始洗牌。

其次,社会办医另一大痛点在于“品牌力”,没有品牌就没有患者,缺少对优秀医生的吸引力;没有优秀医生,无法吸引患者,带来美誉度,进而限制非公医院做大做强。这几乎是最近十年困扰非公立医疗机构的一个困局。

民营医院的生存发展并不乐观。

为了生存,花费了大量资金投放在网络竞价排名推广上,其实这样的投资是不值当的,而且钱花出去了,效果却不大, 这一切都是因为民营医院同质化严重,形成良性品牌化的民营医院依然很稀缺。

其次,民营医院的社会地位以及学术性不高的原因导致医生资源普遍较差,由于没有专业可靠的人才支持,民营医院只能依靠服务和价格弥补医疗技术上的不足。

自新医改以来,鼓励社会办医政策不断出台:医师被允许多点执业;个体诊所不受规划布局限制;非公医疗机构提供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鼓励建设各类合规的专科医院;社会办医疗机构可以自主确定医疗机构经营性质等政策频发支持发展。

对于非公医疗产业来说,已经得到了政策方面的多项“恩宠”,但也不能做依靠政策和资本做起来的“巨婴”。

多点执业看上去能帮民营医院短期内吸引人才,但这也使得医院管理者对人才的重视,对于人才问题其实还是需要自己想办法去探索。

从规模上,占据了中国医疗超60%的非公医疗,大部分乃至绝大部分都还是小打小闹,以门诊部和诊所为主,即便是医院也是床位很小,其床位数、诊疗人次等服务量仅占全国医院 15% 左右,非公医疗若想与公立医院的平起平坐,还有待各方的加持。

同时,民营医院在面对投资方也需要进行“甄别”,除基本财务支持外,更需要资本有其他属性投入。

其一,协助医院提供对接优质的医疗资源;

其二,需要具备提升医院管理能力;

其三,需要资本方主力推动医院的上市,结合着多方优势,对于医院和资本方来说,才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

医疗服务必然以医生资源为核心,民营医院需要通过布局包括线上以及线下的全职和兼职医生团队、专科诊所、综合性医疗机构、检测中心等在内的医疗资源网络。

同时打通药物流通环节,借机打造药网平台一体化,并且整合用户个人健康情况、行为习惯等个性化数据,最终形成规模化的大数据信息网。

使得医疗服务品牌不再是引导、教化患者消费,而是顺应患者需求,与患者达成共识。

另一方面,寻找医院技术的突破点、增长点,在医疗服务产品、运营模式或医院能力价值方面都可以不断拓展自身边界。

随着社会资本涌入,更多民营医院将扩大规模、向综合性医院转型,这无疑将增加非公医疗与公立医院竞争的筹码。

需要在规模、技术、服务和人才等核心要素都有较大提高之后,非公医院才真正有能力与公立医院进行竞争。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