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出席基因编辑峰会:为实验感到自豪,将对女婴持续监测

2018-11-29 08:47:10 525
11月28日,在香港大学召开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身着浅色衬衣的贺建奎于12时47分出现在会议演讲环节,现场过道坐满了人,很多网友在网上等待直播。


贺建奎发言:“非常感谢,首先我必须要道歉。我的整个实验结果,由于实验的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所以我必须要在这个场合分享数据。在这个会议开始两天之前,这个话题变得很火爆。这个研究已经递交了整个的伦理委员会来进行监管。同时,我也想要感谢我的大学,我的大学完全不知道我的这个实验。我也感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来进行研究。”


贺建奎表示,HIV防治和歧视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CCR5基因的编辑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他曾在小鼠身上做实验时,敲掉了CCR5基因的小鼠在行为上和普通老鼠没有区别。此外,他已经在猴子身上做过实验,并从猴子身上借用经验,应用到人的身上。


他还详细说明了露露和娜娜的出生过程——双胞胎的父亲是艾滋病抗体阳性,但病毒含量较低,母亲是健康的。每位志愿者都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进来,并且有多个志愿者被挑选出来,都植入了胚胎。


贺建奎在演讲时表示,露露娜娜已经健康出生,他们检测之后发现结果符合预期,两个基因序列得到预期效果的改善。虽然基因测序发现了一个潜在的脱靶风险,但是距离其他的基因都很远,之前发现过这个问题,也告诉过婴儿的父母。露露娜娜出生后,三次基因测序和全基因组测序都没有发现脱靶。两个婴儿会被持续跟踪,以评估效果,包括一系列血液样本分析。到了她们满18岁,如果她们同意,将会得到贺建奎团队的持续监测和支持。


贺建奎透露,美国很多专家对这个实验知情,但他没有正面回应实验在中国未曾得到有效监管的质疑。


“我尊重这对双胞胎家人的意见,这完全是在他们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实验,我们没有想要控制这对双胞胎未来的生活,所以她们未来会有不同潜力发挥出来,她们将来会知道她们的基因是被编辑过的。”贺建奎说,自己并未意识到社会对这项实验有如此大的反应,在英美国家也有类似实验在进行,这件事陷入舆论让自己感到出乎意料。


当有媒体提出“如果这两个孩子是你的,你会不会做这样的事”时,贺建奎回到道:如果我孩子有可能存在先天缺陷的话,我也会对我的孩子进行基因编辑实验。


事实上,直到贺建奎离场,就一些关键问题他并没有进行正面回应,包括基因编辑是在哪个医院进行?实验的经费来自哪里?基因编辑已取得成功的科学证据等等。


  批评声音接连不断  


在贺建奎现身前,业内专家学者对贺建奎的谴责一波接一波。


CRISPR技术的发明人Jennifer Doudna:我觉得很失望。因为这样的研究成果,正常来说应该先发表在科学学术期刊上,让同行们先进行讨论,而不是先对公众宣传,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变得扑朔迷离。如果事实真和现在媒体报道的一样,我认为这个团队做法非常不合适。从临床的角度看,人类基因编辑还没什么必要,而且这件事也没有预留足够的时间让给大众去讨论人类基因编辑技术到底怎么使用才合适。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哲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邱仁宗:对于贺建奎声称两个基因经过编辑的婴儿诞生,现在还没有办法去核实是否为真。另外,也没有办法去证明基因编辑的真伪。另外,贺建奎注册六个公司哪来的钱?研究的资金来源来自哪里?有一则材料说明了资金来源是南方科技大学,而南方科技大学声称不知情,研究计划没有批准,实验也不是在学校做的,这都是矛盾的,需要调查。


CRISPR/Cas9技术创始人之一、基因编辑技术的集大成者张锋:HIV对全球造成的威胁确实存在,但以目前的状况来看,用修改编辑人类胚胎基因的手段去掉 CCR5 基因的风险,明显大于潜在可能的好处,现在更已有常见且高效的方法来预防母婴之间的 HIV 传播感染。在缺乏“社会整体对潜在应用达成共识”之前,任何胚胎修改都是不负责任的。这种试验不仅风险极大,整项试验完全不透明的状况更让人担忧,因为所有医疗技术的进展,无论是基因修改或是其他,尤其是与弱势群体相关的相关实验,更应该经过仔细小心地测试,通过与病人,医生,科学家,还有社会整体的公开探讨后,再以公正公平的型式进行展开。


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副教授Paula Amato:基因编辑治疗应该有所限制,只有当除了基因编辑没有其他替代治疗手段,相关疾病严重威胁生命,需要编辑的基因被证实与该种疾病直接相关,并且基因编辑后没有其他对机体健康的副作用时,才建议使用基因编辑的治疗手段。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