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期待膨胀”到“幻灭低谷”,社会资本办医除了卖医院,还能如何止损?

2021-07-21 10:26:24 admin

近日来,社会资本办医屡次站上舆论风口。


作为7年前最早一批投资社会办医的“国字军”,首都医疗集团资不抵债,低调卖身。


陕西榆林一家民营医院因拖欠员工数月工资等问题收到了榆阳区人社局下达的“责令整改书”。医院可能不开了,也有可能更换股东。


今年六月,出于“并购业绩对赌失败”等原因,济民医疗决定以将近1.36亿元的价格,要求原股东回购新友谊医院84.49%股权。


频掀医院抛售潮、屡更法人、舆论参差的现状下,在社会办医的国家大计上,社会资本办医机构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医疗行业格局,得失几何?搅起的是水花,还是直接掀起大浪?


激进扩张,代价惨重

6月9日,济民医疗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先前收购的“郓城新友谊医院新友谊医院”在业绩承诺期满后,实际累计扣非净利润总额低于承诺业绩,公司要求业绩承诺方邵品回购公司持有的新友谊医院84.49%股权,作价13596万元。


据此,各方签署了《股权回购协议》和《保证合同》, 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新友谊医院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郓城新友谊医院位于山东省菏泽市,是一所开放床位200张,集医疗、急诊急救、妇幼保健、康复于一体的营利性二级综合医院。


2018年4月,济民医疗以约1.15亿元的对价,受让邵品所持有的新友谊医院51%的股权。当时签订的业绩对赌协议中,邵品承诺自2018年至2020年,新友谊医院将分别完成1300万元、2250万元、2585万元的业绩。


但是好景不长,新友谊医院的运营状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利。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新友谊医院连续三年的扣非净利润总额均低于当年承诺的累计扣非净利润总额。


受当地政策、营商环境、市场竞争、医保结算款未能收回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2020年,更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310.48万元。


从某些角度上看,济民医疗剥离新友谊医院的决定,也可以视作公司降低经营风险、调整扩张战略的一种选择。

而在济民医疗之外,近几年也有不少医疗机构出现了“业绩对赌失败”等而频频抛售医院的问题。


例如2019年,巨亏24亿的“民营医院第一股”恒康医疗,在以7.18亿溢价收购瓦房店三院后,曾立下这家医院在被收购后的净利润将达到收购前净利润的3倍多。但事与愿违,瓦房店三院仅2019年一年的亏损额就达到了1.3亿之高。


随后,在2020年,恒康医疗又以9000万元转让大连辽渔医院100%的标的权益。而在2014年恒康医疗收购大连辽渔医院100%产权的交易价格为人民币12780.41万元。


同在2020年的12月,新华医疗发布公告称以通过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方式出售公司所持有的淄博淄川区医院西院70%的股权。


此前因为“内斗”闹得沸沸扬扬、多次提请罢免公司董事的创新医疗,其纠纷爆发的导火索之一,也是因为创新医疗旗下的齐齐哈尔建华医院连续两年未能实现业绩承诺,最终结果造成医院院长、员工等多方不满。


沭阳县所在的宿迁市,在2000年进行了举国闻名的“宿迁医改”——绝大多数当地医院由公立转为私立,投入了市场化运营和竞争的大潮。随后,沭阳二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成为宿迁市第一家走向破产的医院。

医疗不是一门短平快的生意

作为7年前最早一批投资社会办医的“国字军”,首都医疗集团曾被寄予突破体制的厚望,令对手们又爱又恨。


然而,尽管拥有国资身份和良好政府关系、步入妇婴、养老和骨科等吸金赛道,也无法让它走得更远。


因连续亏损多年,总负债17亿,首都医疗不得不以2.6亿的底价卖身。7月中旬,首都医疗73.13%的股权受让方已确定。“主业不聚焦、投资亏损严重”是官方为首都医疗做出的“诊断”。


就连资本雄厚的公立医院,也正在面临欠薪、裁员和倒闭潮流。


大型省级公立医院——河南省省立医院(下称“省立医院”),在开业第5年被曝出拖欠5700多万建设款。法院判决书已下,冻结存款、扣押财产。医院随时停摆,1000多名医院职工面临失业风险。


河南睢县中医院因为被爆大量欠债、长期欠薪,拿着医护证件贷款事件被各媒体所关注。新郑市中医院,因为无力偿还借款,先后被十多家金融机构告上法庭。湖南新宁县某乡镇卫生院欠款600万;河北曲周县中医院账户被托管等等。


医疗行业的特殊性质决定了干医疗的难度在于专业化的精耕细作,不是拥有雄厚的资本就能干成医疗。追求规模化的医疗版图可以去憧憬,但道路注定不是坦途。


就社会资本办医而言,战略资本的力量固然重要,但是最根本的还是要看医疗服务产品,产品有足够的竞争力,才能持续前进。具有医疗行业认知和实践经验的结合,这样才能在技术和商业、战略上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

资本“泡沫”下的社会办医

部分资本在社会办医这个领域,对医疗行业缺少深度的认知和了解,缺乏医疗服务生态构建的战略性思考及看准医疗市场方向的能力,还没有摸索出一条技术与产品平衡的商业法则,难以具有脚踏实地做医院的初衷。


首先,做医院有资本实力,但医院的核心并不是资本本身,而是背后的服务。一家医院医疗服务核心是能够击中医疗服务用户需求、找到用户的痛点,能够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及低准入门槛的专业化才是王道。


其次,基于医院文化价值观的因素,做医疗行业的尝试和改变,需要擅长做战略性思考,并不是亦步亦趋地学习那么简单。


对办医院缺少更为清晰的认知,在医院战略决策判断上也存在较大的差异,业务同质化与品质医疗的调性不匹配,更多的是半推半就。


由于近几年国家密集出台多项鼓励社会办医政策,公立医院改制、地产、零售等公司纷纷加入投入资本,掀起医院投资并购大潮,医疗行业已经从增量市场进入存量市场。


但医院经营需要较长周期的市场拓展、资源积累和品牌建设等。倘若社会资本办医机构办医院的认知思维依然是在资本裹挟下,本该以技术含量说话的医院真实价值,就会变得愈发模糊难辨。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