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经济管理难不难?他们说“NO”

2018-09-29 14:38:24 43

精细化管理作为降低医院管理成本、提高医院管理效能的重要手段,正成为解开医院经济管理难题的金钥匙。然而,单一推进精细化管理,缺乏相应配套措施,对于做好医院经济管理并不现实。

9月28日,在第七届中国医院临床专科建设与发展建设论坛,“经济管理与专科建设”分论坛上,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卫生健康分会副会长王增甲、深圳市医管中心副主任林汉城、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卫生健康分会会长、中日友好医院总会计师董立友、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党委书记金昌晓、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总会计师金玲、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总会计师张永征6位大咖,分享了经济管理与专科建设的新风尚。

新医改新挑战

随着“健康中国2030”战略的推进,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观念愈发深入人心。医院唯有清晰认知医改,才能根据自身发展需求搭建相应配套措施,发挥医疗体系核心环节价值。

提到为什么要进行改革,林汉城表示,医保对医疗服务供需双方,特别是对供方的引导制约作用尚未得到有效发挥,医保保障参保人员权益、规范医疗服务行为、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基础性作用有待加强。“我国医改的主要目标是,全面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到2020年,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覆盖所有医疗机构及医疗服务;全国范围内普遍实施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按项目付费占比明显下降。”林汉城如是说。

深圳市医管中心副主任林汉城

医保时代的“新”体现在哪呢?董立友从国家和医院层面一口气阐述了6个“新”。

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卫生健康分会会长、中日友好医院总会计师董立友

从国家层面来说,要踏上凸显人民期待、强调扶贫格局、聚焦公平视角的“新征程”;要展现夯实统一根基、强化政府调控、完善市场运作的“新气象”;要开创推动三医联动改革、发展“互联网+”医保、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新局面”。从医院层面来说,要迎接价值医疗与医保支付的“新挑战”;带来医保由被动付费方转向服务购买方的“新影响”。在此基础上,医院要实施一系列“新举措”,包括找准控费与发展的平衡点,树立重质量、严规范的管理理念,在安全与管控方面,用好医保大数据的管理手段。

新医改环境下,医院面临哪些挑战?“不能孤立看待国家医疗保障局的成立,要以历史发展眼光和思维,顺应医保制度改革与发展,促进三医联动全面互动。”林汉城表示,医保对医疗的要求是“做好”,医疗对医保的依赖是“给够”,医院对医疗、医保的期待是“又好又够”。他认为,医疗保障体制改革将促使医院深刻变革,其中一个重大趋势是处方权定义将改变,医疗保险处方权和自费处方权将分别成为处方权的组成部分。

新管理新探索

新医改的纵深发展,对医院本身也提出新的要求。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党委书记金昌晓认为,新要求包括公益性和医院可持续发展,与此同时,要实现“不断提高卫生与健康水平、为患者提供优质服务和体验、家庭和社会承担得起医疗卫生费用”这三个目标,才是医疗卫生系统的价值所在。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党委书记金昌晓

在学科建设方面,金昌晓介绍,北医三院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总体方案。具体来说,坚持以学科为基础,坚持以体制机制改革为动力,坚持以绩效为杠杆,坚持以队伍建设为核心。大学方面,在前沿学科联动、特色学科推动、新兴学科互动上下功夫,在附属医院层面,优化学科结构、资源共享、协作攻关、构建优势学科群、学科交叉发展模式,以此来满足产业化应用需求。

在他看来,医院管理重点主要在于四点:院长和学科带头人的领导力、临床技术创新、以患者为中心的创新、医院管理实力。

对于医生集团来说,医疗集团模式是利益共同体、发展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因此,财务一体化管理显得尤为重要。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总会计师金玲介绍,在实行预算统一管理方面,浙医二院日常经费开支是由各集团内医院执行院长在批准的预算额度内自主审批后执行,批准预算以外的项目单笔开支在10万元及以上、单价超过20万元或批量超过100万元的设备、超预算100万元的工程项目,须经医疗集团管理层讨论通过后方可执行。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总会计师金玲

其次,推进医疗集团内部经济合同统一审核与签发,能有效地规避财务风险,维护医疗集团的合法权益,并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金玲还表示,材料物资采购、分库管理、会计核算、成本核算与管理,在医疗集团内部都实现了一体化。

“医疗服务质量安全与经济活动安全有效运行,是医院管理的两大目标。这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首要出发点。”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总会计师张永征从绩效改革路径层面介绍了医院管理的创新探索。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总会计师张永征

目前看来,公立医院不仅面临着医保费用总额预付、支付方式改革、社会资本办医竞争激烈等外部挑战,还面临着医务人员激励、安全与质量标准提高、人力成本攀升等内部挑战。

如何衡量劳动者有效工作量,是任何一个行业分配制度改革的核心和重点。张永征表示,医务人员的劳动对象是患者和生命,劳动产出是一个复杂系统。如何科学计量医务人员的工作量,充分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不仅是中国医改的难题,也是国际医改的难点所在。“目前,科学计量医务人员工作量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RBRVS理论体系,一种是DRGs理论体系。两种理论体系先后在国内均有比较成熟的应用。”

张永征分析,对公立医院自身而言,实现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突破口在于:以医改方案要求的坚持公益性为导向;以绩效管理为杠杆调动积极性,吸引和留住高端医务人才;向病人提供高效优质价廉的医疗服务。

“由RBRVS到DRGs,再到现代医院价值管理,不仅是管理指标的变化,而是管理思维的变革,将医院管理由微观层面提升到了宏观层面。价值管理是有目的性的,把管理的最终目的纳入到医疗价值体系中。”张永征总结,未来的医院管理,必然逐步向价值管理转变。医院价值管理也必将是将医院运营的核心价值理念,通过各种途径加以引导,提升医疗服务行为的品质,实现在可控的成本下更好地提升国民健康和医疗效果的目标。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