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家洛阳三级医院被纪委通报:合作办医被药商“绑架”!

2021-03-10 08:32:14 admin
“一言堂”“家长制”管理、收受贿赂、违法借款数千万……去年3月,洛阳市委巡察工作领导小组宣布,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洛阳市妇幼保健院等6所市属公立医院存在上述问题,多与合作办医相关,责令整改。近日,这6所医院在该市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了整改进展情况,至少数十人被处理。 

   
这6所通报医院是:洛阳市妇幼保健院、洛阳市中医院、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洛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洛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通报中称,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问责处理违规违纪人员16人,洛阳市第五人民医院处理10人。 
   
通报发布一周后,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杨致远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合作办医中处弱势,“外部公司甚至向院方下达指标”


据洛阳市委巡察组,6家市属公立医院在药械采购配送、合作办医、工程建设等方面,入口把关不严,过程监管缺位,廉政风险突出。尤其在合作办医上,出现医院党委及班子政治责任缺失,执行上级政策不坚决等问题。 
   
巡察组认为,医院对合作办医没有从是否有利于公益性角度审视,仅从是否“获利”考量。合作协议普遍存在外部公司利益最大化条款,“医院品牌等无形资产被肆意利用,但却始终处于弱势地位。” 
   
一个明显的表现是,与医院合作的大量设备外部公司以商业秘密为由,不予提供原始发票。医院也未进一步求证,而是盲目按照合作方提供的价格先行“还本付息”,再按约定分成,致使医院资产流失。 
   
典型如洛阳市妇幼保健院,由于外部公司设定的还本付息价格虚高,直接推高了检验检查费用,成为“看病贵”的隐性因素: 


“部分合作办医项目实施过程中,外部公司利用信息不对称的资源优势,先行蓄意抬高设备报价获取不正当利益,再与医院约定“还本付息、按约分成”,从中捞取巨额好处。同时,在成本回收过程中,由于设定的还本付息价格虚高,直接推高了检验检查费用,间接加大了医院诊疗成本,成为“看病贵”的隐性因素。多数合同中仪器设备价格由合作方提出,院方不能确认设备价格,影响收益分配的合理性。”

“在合作办医项目实施过程中,院方始终处于弱势地位,处处受制于外部公司,多数合作项目既未能带动学科发展,又未能为医院培养临床急需人才,外部公司甚至向院方下达指标,出现明显逐利倾向。”
   
洛阳市妇幼保健院还表示,其与贝瑞佳月子中心合作项目双方权责约定不明,合作以来医院未获收益,医院资产存在流失风险,将中止合作,通过诉讼解决。 
   
合作办医过程中,洛阳市中医院同样存在外部公司投入设备价格不透明、医院利益严重受损的问题。目前,该医院合作的办医项目:核磁共振、DR、彩超、CT、疼痛科、烧伤科、耳鼻喉科已经全部终止合作关系。 


“医院纪委从未主动查办过一起案件”


“医院纪委从未主动查办过一起案件。”5所洛阳公立医院的通报内容中均有此句。 
   
多所医院的纪委力量配置偏弱,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甚至将其与其他业务科室合并。纪检监察成为边缘部门,对于出现的违规合作办医、招投标不规范等问题视而不见。 
   
党建流于形式,为权力寻租、利益输送留下了空间。经巡察组调查,洛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耗材供应企业超200家,“隐性腐败空间较大”;2017年5月,洛阳市妇幼保健院检验科原主任苏某收受郑州万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洛阳义洁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等单位贿赂被查处后,上述企业耗材配送权并未受到影响,至今仍向医院供应耗材。 
   
同时,医院还以垄断为附加条件,向医药公司违规借款。洛阳市中医院以给予独家供应商地位等为附加条件,向医药公司借款数千万,致使自身药品供应8年间“始终处于被药商‘绑架’状态”。2012年5月,洛阳市妇幼保健院以10年药品配送权为附加条件,向河南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借款6600万元,致使九州通药业在妇幼保健院迅速形成垄断地位。至今,妇幼保健院仍有2600万元待还。 
   
此外,多家医院“双十”制度执行不严格,未对使用异常的药品进行限制停用,达不到合理使用、减轻患者负担的目的。2019年第一季度,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辅助用药前3名总计费用高达52万余元。 
   
在用药问题上,洛阳市中医院表示,已停止罂粟碱等药物的使用,并和供应商进行了廉政谈话;将对确认使用不合理连续2次的医师进行约谈,连续3次的医师给予暂停处方权3-12月处罚并和职称评审、评先评优挂钩等。 
   
“逐利思想严重……部分医护人员价值观扭曲。”洛阳市妇幼保健院的通报中写到。 


落马院长:曾在洛阳市中心医院当了20年医生


洛阳市纪委监委网站公开信息显示,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杨致远(副县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洛阳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