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开局的各省两会 释放出哪些医健领域信号?

2021-02-05 08:58:35 admin 9

新冠肺炎疫情对社会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影响,从疫情爆发之初,到防控常态化的当下,所暴露出的院感防控缺失、基层医疗薄弱、公卫体系不健全、医疗制度不完善等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

2021年1月中旬以来,各省两会陆续召开,部分代表委员对防疫经验进行了总结,针对我国医疗及公共卫生体系的完善提出了不少建议,作为“十四五”开局之年的省两会,在医疗健康领域释放了哪些新信号?

一省发文聚焦公立医院公卫建设,多地代表呼吁加强公卫人才培养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现实考验下,构建强大公共卫生体系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医疗机构如何布局建设、公共卫生人才又该如何培养?

“公共卫生绝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而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个时代的事情。”上海市人大代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上海市十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上建议,我国应建立感染病学科常备部队,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要将公卫队伍建设列入考核标准。

(图源:图虫创意)

健康界注意到,在江西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结束后不久,省政府办公厅就起草发布了《关于加强公立医院公共卫生职能建设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江西省成为首个开始布局公立医院内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省份。《意见》明确,到2022年底,公立医院公共卫生体系制度框架基本建立,到2025年,公立医院公共卫生体系框架成熟定型,提供集预防保健、疾病监测、疾病救治、应急救援、健康教育为一体的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

《意见》提出:

全省二级公立医院中,综合医院不少于3名、其他医院不少于2名专职人员从事公共卫生工作;三级公立医院不少于5名专职人员从事公共卫生工作;

充分考虑公立医院公共卫生科、感染科、发热门诊、肠道门诊等科室特点,设置公共卫生岗位奖励基金,确保科室人员收入不低于本单位同年资医务人员收入平均水平;

将各相关科室公共卫生职责落实情况纳入全院科室绩效考核指标体系,与科室绩效工资挂钩,体现公立医院公共卫生事业公益性......

除了医院内部建设外,如何培养公卫人才队伍也成为各代表关注的焦点。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医学院党委书记范先群建议各大医学院应扩大招生,尤其是扩大本科生的招生数量,并加强公共卫生科学研究与临床救治的协同作用。

此外,江苏省政协委员、苏州大学医学部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主任苏雄认为,应加强高水平复合型公共卫生人才培养。一方面,公共卫生学科专业渗透拓展并服务于工程、环境、管理、法律等更广泛的领域;另一方面,这一专业也融入、吸纳了理科、文科、工科和社会科学等多学科支撑发展。他同时呼吁,建立公共卫生人才培养培训基地,加强公共卫生专业学生实践型、实战型和应用型的技能培养培训,共同拓展面向临床和基层的公卫技能认证培训。

聚焦长护险,多地发文助力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日渐加剧,养老已经成为人们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24小时需要照料……“一人失能,全家失衡”成了不少家庭面临的窘困。

官方数据披露,全国失能、半失能老人数量达4000万,而且这个数字仍在不断增长。

近年来,长护险的出现让失能老人的生活有了一定保障。在今年的各地两会期间,天津市出台《天津市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实施方案》实施细则(试行)、《天津市长期护理保险失能评定标准(试行)》、《天津市长期护理保险失能评定管理办法(试行)》,上海市则发布《上海市长期护理保险定点护理服务机构管理办法(试行)》,两地对长护险服务政策加持。

同样,在各地两会会议上,关于完善长护险的话题也备受各代表关注。“目前长护险所能提供的上门服务,涉及到的临床医疗方面的仅有5%,90%以上会涉及到日常照护,甚至像保洁等家政服务。”上海市政协委员、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所长王彦在调研上海市养老情况后认为,聚焦老人的医疗、护理、康复仍然需要医疗机构进行服务。

(图源:图虫创意)

无独有偶,江苏省人大代表陈祖新也认为,应在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引进具有医疗护理能力的嵌入式养老机构,或鼓励医疗机构在养老服务机构设置分院、门诊部,促进医疗资源向社区、家庭延伸。另外,他建议政府对在社区提供日间照料、康复护理、助餐助行等服务的养老服务机构给予税费减免扶持政策,使社区更好地为居家养老提供支撑。他还认为,推广长期护理险,需要建立专业化护理服务团队。

除了服务外,对于长护险可能带来的风险也要做出规范,上海市人大代表爱新觉罗·德甄建议要探索构建可视化监管应用平台,加强对长护险定点评估机构和定点护理机构的动态监管、风险监管、信用监管和分类监管,将长护险服务监管系统纳入“一网统管”平台。

长期护理是未来老年社会最重要的社会需要之一,长护险作为“有备而老”的积极探索方向之一,值得期待和肯定。

各地声音: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等成焦点

医改进程中,医药分开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近年来,随着信息化技术水平的提升尤其是互联网医院的大力发展,医院处方外流成为避不开的话题。

日前,湖北省卫健委印发的《湖北省互联网医院药学服务管理办法(试行)》明确指出,互联网医院可为患者提供处方流转服务,建立互联网医院处方流转平台,遴选入驻平台零售药店。

河南省政协委员、华润河南医药董事长陈威建议,应由医疗机构牵头以目前医院门诊药房为标准,确定社会药店认证标准,其次认证药店突破现有物理距离,方便群众就近购买药品。

此外,广东省“两会”也发出声音:让电子处方在互联网医院、药店、快递间流转。农工党广东省委会提交的《关于促进在线医疗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建议》指出,要建立健全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数据共享方式和制度,配套出台规范性文件,或者检查结果、线上处方信息等互认制度。

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积水潭医院首席科学家田伟建议,应建设全市统一的社区医疗机构药品快递中心,长期服药的慢病患者在社区开药后,由中心将药快递到家。不过,处方外流要打通“外流”的关键点,最重要的是打破信息壁垒,药店与医疗信息系统对接是关键,加上配套的政策法规才能实现真正的处方外流。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