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民营医院会更难吗?

2021-02-02 10:03:12 admin

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回到一月下旬,全球累计确诊人数超过一亿人,死亡人数超过222万人。这样的局面、这样的数据在一年前是所有人不曾预料到的。从年初到年初,疫情防控丝毫不敢放松,展望2021年,谁又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预期?

去年疫情防控之初,关于民营医院“不和谐”的一些声音在网上也曾出现,比如“救治新冠肺炎的多是公立医院,数量庞大的私立医院去哪儿了?”,“从全国各省市奔赴武汉的医疗支援队伍,也都是从各大公立医院抽调的精兵强将。民营医院跑哪儿去啦?”等。

这一年的新冠肺炎防控,无论是疾病谱的改变,还是群众看病就医习惯的改变,对传统医疗模式的冲击是“颠覆式”的。而2021年,随着疫苗的普遍接种,今年也注定成为“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而是否可以迎来明天的曙光,民营医院的转型升级决定其是否“生死两茫茫”!

从目前的防控形势来看,人类在短时间内消灭新冠病毒似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用句经典台词来说:“病毒的命也是命!”病毒面对生存和灭亡,肯定不会束手就擒,变异和适应将成为病毒发展的重要趋势,它成为和“流感病毒”一样,与人类共存共生的“新生病毒”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未来我们是否从这次疫情中收获防控救治经验和病毒发生、变异规律,不仅仅可以杜绝下一场“类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也成为所有医院是否可以领先医疗市场的重要战略判断,对于医院在市场中的定位和发展也是具有重要市场现实意义。

今天疫情常态化下的医院,都将不得不面临一个共同的现象:全世界的医院都将被迫面临变革!因为后疫情时代,医疗市场将不得不面临扩容、优化、重组和联合的发展规律。

没有政府支持下的民营医院,“丛林法则”将使越来越多的民营医院很难赚到钱,因为在疫情时代造就的“免费供给”的公益性特征,让民营医院的利润会无限接近于“0”,甚至是负利润的。而且随着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医疗服务性价比将越来越透明,永远是“免费”或者“最低价”最受欢迎。

在疫情面前,保障群众生命安全和健康是公立医院的首要任务,即使没有人可以去低价抢占市场,但政府指令和医保托底政策要求公立医院不得不“赔本赚吆喝”。那么,2021年民营医院怎么“活下去”?生存环境会不会更难?

——靠什么“挣钱”?

2021年,注定民营医院难以再依靠自身产品和服务赚到钱,因为疫情面前“生存”才是第一位的,而公立医院是可以给予这样的保障。面对疫情的“嘲弄”,民营医院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但是成功的案例不多,更多的是出售股权或者直接“甩卖”,及时坚持下来的也是“苦涩”的。笔者认为,疫情常态化下,民营医院不是没有出路,而是没有找到路,或者说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后疫情时代,医疗市场“消费数据”才是真正要走的路,民营医院没有像公立医院政府“托底”,也没有公立医院体制“束缚”,只有找到“消费数据”的道路,才可以真正意义上“赚到钱”,而不是“继续烧钱”。

那么,什么是“消费数据”呢?很简单,现在是一个大数据时代,数据即“流量”。有流量才可以让数据产生效益。


比如去年疫情之初“互联网医疗”大行其道就是这个道理。用户群、信息量、技术流、资金链、资本化,这五个方面构成了“消费数据”的利润架构,而越来越多的医院会以免费咨询、在线支付、线下预约、精准医疗、一对一服务为消费“诱饵”,去积累更多的消费数据,当用户达到一定规模,形成固定的患者群和流量时,就自然会产生盈利和利润,这一点值得民营医院借鉴。

因为民营医院的成本性价比很高,而且所提供的服务更符合现在群众就医个性化需求。

——不靠“看病”赚钱!

疫情时代下,民营医院想迅速盈利的“短期效应”务必是加速“死亡”。所以,当民营医院选择了正确的道路,切忌不可“急功近利”,把赚钱当作“第一要务”。因为不靠看病赚钱的赚钱之路才是最佳的赚钱之道。

民营医院要更加侧重于“平台化”,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只能当做一个“链接”,这样情况下民营医院可以作为医疗供应链的平台链接患者和供应商,就形成了一个S2B2C的运营业态,当链接的患者或客户越来越多,达到一定程度和规模时,就组成了一个“医疗”生态系统,也就是类似于一个“医疗社交平台”,这样供消费的“大数据”就形成最值钱的“财富”流量。

当医疗社交生态形成之后,平台链接的就不单单是医疗供应链条上的客户,就由此而衍生其金融功能,比如类似“花呗”而产生的“医呗”,将使“**筹”由医疗后的救助变革为医疗前的“代付”,将患者或家人的诚信要素转化成为医疗供给链上的资金要素,解决群众在看大病时筹资压力,甚至“因病返贫”等社会问题。

而对于高端特需患者或客户,民营医院的“会员制”高端服务将产生新的利润机会——会员费,这类似于医保,但远远高于医保产生的“利润”。这样,只要有正确的道路上,正确的站台,才会把人聚集起来,衍生出新的民营医院赚钱发展模式。

——医疗供应链“金融”?!

首先,要知道什么是“互联网金融”?这里面有最成功的的案例,就是支付宝,以及阿里业态下被“诟病”的“花呗”、“借呗”。也就是说,互联网平台面向大众提供的金融产品,一方面让你消费,一方面借贷给你。

对于传统的医院而言,把药品、材料等供应商的现金流压住,将现金在医院内部周转是行业内的一种常态。而前文提及的S2B2C业态,供应链(S端)和医疗链(B端)、患者链(C端)呈三角态势,供应链除了与医疗链形成医疗供应链外,可以直接面向患者提供S2C服务或产品,患者如果需要药品或者服务,可以直接在线支付,如果没钱支付可以提供借贷代付。

因此,当金融进入医疗,形成“四叶草”式“医疗社交业态”,作为平台的提供者——民营医院就找到赚钱的地方,毕竟在疫情常态下民营医院是很难再靠自身提供产品和服务赚到钱,因为民营医院所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在公立医院已经是“免费”或“低成本”普及式提供,甚至政府指令性“公益提供”。

所以,民营医院要想在后疫情时代生存下去,变革将是唯一道路。通过服务模式变革,重构纵向服务供应链条,聚集越来越的群体客户或免费患者,逐步建立自身业态壁垒,当通过资本融资运转产生行业“头部效应”,马太效应将加剧重组、优化、兼并,最后赚到大钱。这也是管理大师德鲁克的一个观点:未来要想让人类继续好好生存,成功的定义必须得修改。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