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疫情加剧的罪魁祸首?专家:并非违反防疫规定的人

2021-02-01 08:48:54 admin

疫情一波波来袭,让英国的重症监护病房面临很大压力。而在有些医院,形势甚至比第一波疫情时更严峻。

2020年夏季,英国发布了针对重症监护病房的支持计划,旨在为冬季的到来做准备。而现在,这些计划被一次又一次地延长。疲惫不堪的医护人员和过度拥挤的病房在英国遍地都是,而伦敦更是“重灾区”。

重压之下,人们对疫情的担忧,正逐渐演变成为愤怒。

医护人员应谨慎发表不满情绪

网络上,关于疫情形势严峻、重症监护病床短缺的报道和评论有很多,其中有些是医护人员自己的抱怨。

一些疲惫不堪的医护人员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他们(不遵守防疫规定的人)手中沾满了鲜血”……这些消极的言论似乎在暗示,濒临崩溃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以及英国近10万人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不遵守防疫规定的那些人。

渐渐的,一个可怕的说法悄然诞生:那些无视防疫规定的人是导致病床短缺的主要原因。这个说法赫然将所有责任推给了公众。

艾莉森·皮塔德(Alison Pittard)博士和达妮埃莱·布莱登(Daniele Bryden)博士分别是英国重症监护医学院(Faculty of Intensive Care Medicine)(编者注:重症监护医学院是英国一家专业机构,代表了全国3500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负责着全国病情最严重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院长和副院长。两人在《观察家报》(The Observer)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写道,虽然医护人员的心情能够理解,但这样的做法还是欠妥当。

目前,新冠病毒新变体的传染性显著增强,现有的防疫限制措施也比以往有了更高的容忍度。更糟糕的是,新冠肺炎住院病例数尚未达到拐点,仍在急剧增加。与此同时,英国社会最边缘的群体仍十分贫困,住房条件差,甚至几代人一起挤在一个小房间里。

信中写道,社会最弱势的群体承受着最高的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忍受着不断恶化的病情,当中有些人甚至不幸而亡。

疫情形势极其恶劣,所有善意的劝告又均告失败,医护人员难免会陷入绝望。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去推卸责任。推卸责任很容易,也很简单。但对医护人员而言,这么做,有可能是在助长他人气焰。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皮塔德和布莱登表示,那些骂医生是骗子的人,他们很乐意看到医护人员揭露疫情期间残酷的现实,暴露重症监护资源短缺的问题。而那些努力遵守防疫规定的人,他们会被医护人员的指责伤害,医护人员也终将失去公众的善意和信任。

医护人员和公众的这种信任,部分源于两者之间的社会契约:在还能够提供诊疗服务的情况下,医护人员能做到不带任何偏见。例如,面对在交通事故中受伤的患者,他们不会去区分谁是肇事方;在治疗因吸烟导致的血管破损,或是治疗不良的生活习惯和遗传因素同比重要的癌症时,他们也能做到同等对待。

信中写道,医护人员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是正确的做法,因为健康对每个人而言都如此重要。任何人找到我们,都是因为他们需要帮助,而面对每一例病例,我们都会一视同仁。

如果医护人员面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在治疗之前先判断其是否违反了防疫规定,这无疑会破坏这份契约。

卫生体系问题是防疫不力的根源

重症监护医学院的这封信——《不要因为新冠患者病床短缺而互相指责,请停止这种行为》(Let's stop the blame game over the shortage of ICU beds for Covid patients)——一经发布,便引发了医学界激烈地讨论。

有些医生支持皮塔德和布莱登的观点,但也不乏反对的声音。反对者认为,医护人员在疫情期间拼尽全力,他们有宣泄情绪的权利。

近日,伦敦一家NHS所属医院的著名心脏病专家理查德·席林(Richard Schilling)教授在推特上写道,“加入死亡之链(不遵守防疫规则)应该和酒后驾驶一样,受到全社会的谴责。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我的妻子跟我一样,是一名医生。我们在多家医院看见孕妇死于新冠肺炎,而她们肚子里的婴儿是在妈妈死后剖腹出生的。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吗?”

伦敦皇家内科医师学会(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主席安德鲁·戈达德(Andrew Goddard)教授表示,他能够理解NHS所属医院的医生为什么会指责人们不遵守防疫规定。

“NHS所属医院的医护人员已经拼尽全力,他们跟大家一样感到沮丧、恐惧,有时甚至感到愤怒。其实,看到有人仍在无视保持社交距离的呼吁,不论是医护人员,还是遵守防疫规定的人,他们都会感到愤怒。”他说道。

对于医护人员是否可以在网络上发表泄愤的言论,戈达德表示,虽然能够理解这种行为,但他现在还无法给其定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除了反对者和摇摆不定的人,这份信也吸引了不少支持者。支持者普遍认为,指责公众违反防疫规定的医护人员忽视了疫情背后重要的社会经济因素,包括贫富差距、住房条件、种族歧视等。

英国医学会医学伦理委员会(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s medical ethics committee)主席约翰·奇索姆(John Chisholm)支持皮塔德和布莱登的看法。他指出,近期新冠肺炎住院病例数激增的关键原因,是英国各大臣之间缺乏沟通,没有就日常生活的限制措施达成一致。

“与其指责公众,不如关注防疫限制措施的发布时间和沟通不畅是怎样造成今天的局面的。此外,不发达的核酸检测系统和追踪系统也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他说道。

奇索姆表示,目前,我们还要处理比常规新冠病毒更易传播的新变种。新变种在贫困地区的传播速度更快,严重威胁了社会边缘群体的健康。然而,把医护人员逼到崩溃边缘的,既不是新变种,也不是部分人群对防疫规定的忽视。NHS长期以来缺乏资金,缺乏必要的医疗资源才是根本原因。

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英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重症监护人员和资金均较少。在德国,每10万人口有29张重症监护病床,美国约为25张,而英国仅有6.6张。这一点,重症监护医学院在《重症监护未来计划》(Critical Futures Initiative)下的《重症监护状况》(Critical Condition)和《重症监护未来:第一份报告》(Critical Future:First Report)中已经有所强调,并且给出了解决方案。

皮塔德和布莱登在信中强调,医护人员现在最需要的,是更多关于重症监护方面的技能培训以及更合理的工作量分配,而无需整体改进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他们表示,当然,如果NHS整体有所改进,英国应对疫情的能力就能得到大幅提升。毕竟在应对疫情方面,重症监护服务只是资金有限的NHS 中一个颇具竞争力的优势。

参考资料:

1. The Guardian:“Don’t blame public for overloaded hospitals,” Covid ICU medics tell NHS staff

2. The Guardian:Let’s stop the blame game over the shortage of ICU beds for Covid patients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