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买走的企业医院怎么样了?

2021-01-28 09:13:19 admin

近年来,社会办医的政策支持力度前所未有,资本的盛宴也从未停止。加之新一轮的国企医院剥离与改制,推高了资本攻城拔寨、跑马圈地的浪潮,引发医院投资最疯狂的几年。

参与企业医院改制曾被视为社会资本办医捷径。然而,自2019年以来,如火如荼的医院并购潮开始退烧。尤其是新冠疫情持续一年,社会办医受到一定打击。

如今,企业医院改制逐渐接近尾声,企业医院剥离已基本完成。曾经的母体企业也由于改制和聚焦主业等种种原因,产业布局有了重大变化,这些变化也为旗下医院带来联动。

“慢医疗”和“快资本”有着天然的不同利益诉求,不同的心态决定了不同的商业路径,分道扬镳的故事听得越来越多。近期,那些被买走的前企业医院部分又现身于市场,不过这次它们的命运是即将被转手,甚至再次转手。

二次易主

日前,山东新华医疗发布公告,确认淄博矿业集团与国欣颐养集团关于新华医疗国有股权划转过户手续已办理完毕。本次国有股权无偿划转导致公司控股股东由淄矿集团变更为国欣颐养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仍为山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国欣颐养于2018年7月成立,原名山东颐养健康集团有限公司,是山东能源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承接了该集团医养健康板块资产,包括70余家各类医院及医疗机构,产业涵盖医疗服务、医养结合、医疗器械、医养置业等领域。

山东采取先委托管理、后资产注入的方式,将有关省属企业的非主业医养资产,按评估价注入国欣颐养。其中,有关省属企业共涉及山钢集团、山东黄金、山东能源、山东国投、山东国惠、水发集团、山东地矿等7家。

健康界查阅国欣颐养官网,发现其旗下有新汶中心医院(原新汶矿业集团中心医院)、莱芜中心医院(原莱芜矿务局中心医院)等17家医院,全部为曾经的企业医院。其中新汶中心医院、华丰医院等8家前矿业系统企业医院是在2017年被新华医疗收入囊中。

曾经计划收入100家医院的新华医疗,近日还在公开挂牌方式出售公司所持有的淄博淄川区医院西院70%的股权。

在前几年曾经被药企、器械公司买走的企业医院,相当一部分经过了主动或被动转手。鄂钢医院被海南海药于2016年以3.4亿元从武汉钢铁集团手中收购,而海南海药2019年被新兴际华收购,摇身一变成为央企控股的医药平台。那么鄂钢医院实际上也已易主。

按照新兴际华的计划,海南海药将会被打造成以抗感染为突破口的全产业链平台模式,也就是围绕着抗感染药为核心的业务发展。鄂钢医院命运如何,虽尚不可知。值得关注的是,新兴际华在2018年就已将自己原来旗下的两家企业医院移交地方政府。

医药制造业涉足医院其背后逻辑是,通过集团化管控,建立统一的供应链采购平台,增强议价能力,降低采购成本。同时,加强内部成本控制,在单病种付费等多种支付方式改革下,实现医院精细化管理,进而提升利润。此外,除了增强产业协同,医院不错的现金流也构成吸引力。

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广州艾力彼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庄一强表示,药企收购医院是上下游产业链整合的关系,“但收购了才发现,做药和做医院是两个生意经,于是有些药企放弃。但药企退出,并不代表医疗服务行业不好。”

降价抛售

医疗服务业壁垒重重,当外来者入局医疗往往会发现梦想和现实有着短期内无法逾越的差距,投资医院便呈现了从蜂拥而上到纷纷退场的“过山车”。资本退热,医院抛售大潮中甚至多见大幅降价。

1月18日,上市公司江苏常宝钢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拟退出医疗服务行业相关事项,实施向能源管材主业的聚焦,公司拟将持有的山东瑞高 100%股权、什邡二院 100%股权、洋河医院 90%股权出售给中民嘉业及嘉愈医疗。3家企业已于1月17日签署《医院股权购买协议》,常宝股份为获得这些医院资产曾经投入至少9亿元。

2020年12月初,ST恒康也发布公告称,为缓解公司资金压力,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公司于12月1日召开董事会审议,同意公司转让其持有的大连辽渔医院100%的出资人权益及与之相关的全部权益,转让价格为9000万元。而恒康医院2104年购买辽渔医院的价格为1.28亿元。

辽渔医院前身为辽渔集团职工医院,是一所二甲医院,成立于1972年,年门诊量16万人次,妇产科、骨科为大连市重点专科。

目前,恒康医疗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如果2021年还不能扭亏,公司将面临退市。转让医院至少可以减少账面亏损。数据显示,辽渔医院2013年收入达到 7246.08万元,结余149.41万元。2014年被恒康医疗收购时,辽渔医院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进一步扩大医院规模,升级到三级医院。

可惜事与愿违。收购不到1年,收购方就将医院原院长、董事长任元和调离岗位,辽渔医院建楼、扩大规模的计划也被搁置。医院发展受到重挫。

医院引入资本后,逐利性让资本对医院有过多的期许,这将对医院的发展带来严重影响。这也正是很多医院在被改制时,爆发“拉横幅”等现象的本质原因。

改制何其难

在经历了一轮由药企主导的高价收购诱惑和惨痛试错之后,国企和下属医院对引入改制资本方的选择更加谨慎,国有资本始终是企业医院的优先选择。

对社会资本而言,参与企业医院改制被视为办医捷径。但庄一强却表示,这样的说法值得商榷。首先,在当前放管服、报备制的背景下,办一家医院不再那么难,不像以前开办一家医院,“一个证就值好多钱,相当于借壳上市”。

其次,改制一家企业医院,要看原先的基础条件怎么样。“如果医院是靠企业来输血,当然竞争力有限,而且如果医院有沉重的历史包袱,退休人员多、冗员多,花这些钱或者还不如去新建一家医院。”

第三,还要看企业医院所处的地段如何。“有些厂矿所属企业医院,在比较偏远的地区,远离中心城市,人口也有限,那么未来的空间显然是有限的”。

“最终还是要有市场竞争力的医院,才能在市场上存活。”庄一强认为。

医疗服务需要生态构建的战略性思考,需要摸索技术与产品平衡的商业法则,更需要保持脚踏实地做医院的初衷。同时,“快”资本与“慢”落地之间的技术路线矛盾从来就不可忽略。不同的心态决定了不同的商业路径,资本退出的脚步跟疯狂涌入时一样快。

然而,正如庄一强所说,“只要有人就会老,就会病,医疗服务是永远的朝阳产业”。一个产业无论如何潮起潮落,只要被长期看好,就一定会有投资继续愿意进来。

专业管理能力是关键

企业医院改制后,后续的经营管理,提升专业的医院管理能力才是关键。

海南海药收购鄂钢医院后,曾让战略合作方——上海烽康医疗投资有限公司进驻鄂钢医院,成为鄂钢医院的管理方,对医院进行“四化”转型:清晰化的产权实现责权利统一;市场化的导向保证效率优先,实现效率与公益性的统一;企业化的管理使决策与执行相统一;专业化的运营实现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从管人财物到管资产。

新股东和管理方接手一年后,实现扭亏为盈。2017年,医院收入较上年上涨约15%,药占比下降至34.83%;甲级病历率上升至95%;住院患者次均费用下降5.74%。

查阅海南海药年报和半年报显示,鄂钢医院所带来的医疗服务收入2018年增长18.08%,2019年增长5.17%,均保持正向增长。2020年上半年虽然同比下降20%,但考虑到疫情影响也属正常。

“改制的途径和什么性质的资本进来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医院有好的发展,也才能持续。”弘慈医疗医疗集团李蜀光曾表达自己参与企业医院改制的体悟。

主业为医疗健康的产业集团们也通常在各种公开或私下场合,将医院管理实力视为比拼的筹码。新里程医疗集团CEO林杨林认为,国企医院改制最重要的是解决医院发展和员工满意这对改革的双翼。

有被抛售的企业医院,也有更多顺利完成改制,融入“婆家”的企业医院。“企业医院改制带来的局面之一,是最后形成了十几家具有实力的医疗集团。”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主任委员金永成告诉健康界。

金永成认为,剥离完成并不意味着改革已经结束,随之而来的资金问题、医院盈利的持续性等都给医疗集团产业化、市场化发展带来很大障碍。“打铁还要自身硬,医院要加强内涵建设,不断提升医疗质量和服务质量。”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