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9600亿的“中国神药”浪费 究竟是谁的错?

2018-09-20 10:20:33 57

江苏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一纸通知引起媒体关注:

文章的结论是——大三甲拒增辅助用药和中药注射剂,这不会是偶然事件,这将是未来的趋势所在。

文章说,根据医学界智库的统计,辅助用药作为“中国神药”每年浪费的金额达9600亿元之多。好吧!如果再加上被浪费的中成药注射剂,这个数字会不会过万亿元之多?

浪不浪费是一个有争议的词汇,滥用与否,恐怕只有医疗专业人士才有发言权。判断要不要用,现场医生又有最大的话语权,这是监管难的重要原因。

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这个惊天的浪费是存在的,那么究竟是谁的错?

以我亲身经历来看,首先作为病人,我不会允许医生在我身上打这些没有临床依据的针剂,对不起,我是自己身体的主人,我的生命我做主。其次,作为医生,我信奉如果不是急救,否则一般尽量不给病人输液,也没有滥用针剂的诱惑和压力。最后,作为管理者,我觉得任何触及职业底线的行为,都应该不做。

这些思维及观念,可以减少盲目地浪费性用药。

反过来推测,作为病人,有没有打针治病的需求,拒绝口服疗法?作为医生,是不是总是在诱惑、压力、迷信面前,习惯性地迎合流行?作为医疗管理者,没有医疗质量的洁癖,满足于结果而不关心过程?

这些思维及观念,增加盲目性用药。

不懂医的病人,不懂医的医生,不懂医的管理者,这是造成药物滥用的三个主要因素。

药物滥用会制造一种尽力尽职的幻觉——在糟糕面前,我们已经打光了最后一发子弹。好像你不打光子弹,那就是一种罪过。至于有没有误伤?有没有打歪靶子?没人关心。

这个“不懂”,最根本的因素是教育观念。学历和教育程度越高的人,越不能接受药物滥用。学历和教育程度越低,越迷信打针的力量。前者因为对生命人体这件事情认知更深刻,所以在疾病来了面前,不容易慌乱。后者在疾病面前,容易因为不知道而产生恐惧心,恐惧一旦被利用和纵容,打针输液难免就泛滥了。

中国目前大学学历只占约5%,医疗观念往往和受教育程度成正比,这是医疗观念不及格的源头所在。当然,这是一个多数现象,也会有少数个例。

我们这个国家,浪费那么多的药物,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整个社会对医学的认知水平,还处于一种低水平的状态,滥用到了这种地步,绝非一日之寒。

药物滥用和心理健康水平、教育水平大有关系。心理不健康,往往更容易导致身体疾病,也是药物滥用的成因。教育水平欠债,很怕很急很乱,当语言无法起作用的时候,打针是不是另一种抚平心理恐慌的选择?

不慌不惑不乱,是减少药物滥用的关键要素之一。只有懂了,恍然大悟了,你才会不怕。

9600亿元这个被浪费的数字,说明了一个“不懂医”的群体是庞大的。前两天,《检察日报》报道一个案例:

每个极端案例的背后,都隐藏着一定比例的亚极端群体,这就是现状。

改变不了知识结构,改变不了思维模式,改变不了观念,很多结果注定会是苦涩的。反思一下,现在医疗界这种“改变”的力量真的很大吗?

如果没信心,这种结果不是顺理成章吗?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