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雨桥:做中国医疗变革的先行者

2021-01-04 08:10:52 admin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身为美华医疗集团董事长,郭雨桥并未过多的涉入医疗业务。他说自己服完刑出来,首先要拿回继续在中国工作的证照。因为疫情的原因,这件事直到9月份才完成。


今年郭雨桥的第二个工作重心,是寻找新的投资人。“因为我离开企业有两年多,原来的投资人时间已经过了,都要退出,我出来后就在找新投资人,同时解决老的投资人退出问题。”


旧的投资人退出,郭雨桥表示有此前案件的影响因素,但并非主要因素。在他看来,案子对企业最主要的影响并不在投资人的退出,而是拖慢了企业发展。


“但起码企业还活着,最核心的两拨人都还在,一是客户,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并没有因为这次刑事案件而受影响。第二是员工,核心员工几乎没有动摇。”郭雨桥说,“现在案子已经画上了句号,我们现在要做的,是通过新一轮融资,把此前案件给企业带来的伤害消化掉,把原来的包袱卸掉,重新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


案子除了给企业造成了伤害之外,郭雨桥也坦承,经历此劫,也让他从一个纯理想型的海归创业者,变得更务实了,他理解了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脱离大环境,人的理想也不能太过超越现实。


在2003年之前,郭雨桥是一名在美国执业的妇产科医生,在一次校友会上,一位在国内做医科大学校长的师兄鼓励他回国创业。他考察后发现,当时的中国和世界发达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差异很大,他认为有差异就有发展空间,因为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中,凡是导入西方理念的行业,都获得了蓬勃发展。他认为中国的医疗行业也需要有人来做这件事,而他愿意担负起这个使命。


就这样,郭雨桥带着“私家医生服务模式”来到中国,创建了美华妇儿医疗集团。在医院官网的董事长寄语中,郭雨桥解释了美华模式有别于国内其它医疗机构的三个点:与客户的立场永远一致,让患方由被动变主动;遵守知情同意权和实施循证医学让信息对称,使医生不再扮演上帝角色替病人做决策,充分做到医患关系对等;通过主诊医生负责制为客户提供不受时空局限的连贯性医疗服务。


回国之后,郭雨桥积极宣讲自己的医疗模式和理念。在他回国创业10年后,张强医生才决定走出体制,创建医生集团,并直言郭雨桥是他的启蒙人。但郭雨桥没想到的是,他有一天会闯入中国法律的禁区,面临牢狱之灾。


刑事案件:偶然也必然


对于当初引进疫苗的决定,郭雨桥表示他完全没想到会面临这样一个后果。“当初认为最多是行政违规,没想到会是刑事违法。”


如今再回头反思,郭雨桥认为这次刑事案件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必然性就是中国大陆的西医学体系脱离母体太久了。


郭雨桥认为,西方医学进入中国的这170多年中,先后走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840年到1949年,这是西方医学进入中国的原生态阶段,这一时期在中国大陆提供西医服务的基本都是外国人或海归人士;1949年到1979年,中国复制了前苏联的医疗服务模式,切断了西医与西方国家的联系,关起门来自我进化;从1979年到2019年,是改革开放的40年,中国大陆的西医进入了第三个阶段:走出去阶段,在医疗技术与设备上开始与西方发达国家同步。


“但目前为止,中国大陆的西医还未进入第四个阶段——引进来阶段。”郭雨桥说,“我们学会了先进的技术,能买回先进的设备,但中国大陆整个医疗行业还处于旧的生产关系状态,还没有和世界接轨,美华妇儿遭遇的这次刑事案件,就是因为长期与世界脱轨导致的。”


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版《药品管理法》,对“假药”做出了重新定义:进口国内未批的境外合法新药不再按假药论处;对未经批准进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药品,情节较轻的,可以减轻处罚;没有造成人身伤害后果或者延误治疗的,可以免于处罚。


这个变化,也让郭雨桥意识到,一个社会的进步不是一蹴而就的,或快或慢,都会经历一个过程。“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想办法尽最大努力,推动社会向前进,同时还要接受现状,我们要在这种现状下,修正自己不要走的太超前,同时又把自己的价值观一点点彰显出来,否则我回国创业的价值在哪里?我希望在未来进入下一个阶段时,我是一个引进来先行者。”


引进来先行者


郭雨桥坦承,自己当初刚回国创业时还比较懵懵懂懂,思路还没这么清晰,但经历了这次刑事案件后,他的方向更明确了。


“我一定要做引进来动作的先行者,哪怕个人受点难,吃点苦。”郭雨桥说,“如果没有人去做,未来中国大陆的医疗是没希望的。”


郭雨桥提到了特鲁多医生广为流传的墓志铭: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他说:“帮助和安慰是服务,是灵性层面的,治愈是物质层面的,现在中国的医疗机构只盯着怎么治病,对帮助和安慰几乎不怎么提,因为现行的机制,就没办法让你提供这些服务。我要做的,就是把西方现代医学的这些服务理念导入到中国大陆市场来。”


在郭雨桥的规划中,他的实施路径是先把自己旗下的医疗机构做成一个样板,逐渐让更多人去接受这个理念,随着他资源的积累和丰富,他会引入更多的专家、机制、培训计划,扩大影响力,等到政府也认可他的模式的那天,并愿意扶持的时候,他就可以往更大范围扩展。


理想可以很宏远,但目标一定要务实,这是郭雨桥的基本思路。美华会成为代表新的生产关系的医疗组织,在长三角落地,并打造成一个区域性的医疗品牌,被社会大众接受。这个平台同时还是西方医学理念、机制的导入基地,去证明给社会看,这些东西是不是中国所需要的。


需求决定存在和发展,郭雨桥坚信自己作为引进来的先行者,一定能披荆斩棘,发展壮大。他说:“现在中国大陆的医疗环境下,办再多的民营医院,都不存在创新,因为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还都停留在疾病诊治层面。”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郭雨桥很早就放弃了自己的医生专业道路,因为他认为医生是很好的专业技能的提供者,但却是最差的创业者,因为医生受到的训练是尽量让自身完美,而非组织完美,在专业领域走的很深的人,组织能力、市场能力都会变弱。


从2007年起,郭雨桥就不再参加专业学术会议了,他开始脱离临床,去学习、完善成为一个医疗机构的经营者,去补自己的短板。同时他也没有完全放弃专业,他说他必须得懂专业,因为他不能让他的组织变成一个纯商业机构。


在他刑事案件缠身的那两年,他说他所构建的体系被稀释了,美华变的有些趋利性了。现在他回来了,美华也要回归正途了。


虽然现在美华的经营谈不上困难,但郭雨桥还是认为,在未来的3—5年,美华可能还会经历一个比较艰难的阶段。他很清楚,美华的高速发展,需要依赖外部大环境的改变。他现在要做的是,打牢美华的地基。


“服务业最终是一个人力资源行业,成败取决于如何选人育人。”郭雨桥说,在大环境不理想情况下,他把重心放在选人育人上,既不与公立医院抢患者,也不与公立医院抢人才,他自己培养团队,争取通过自己做的事情,去影响环境。


郭雨桥认为,现在发达经济体的医疗品质体系,就是中国医疗的明天。“就像虽然迟了100年,现在中国也成了汽车王国,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是挡不住的趋势。”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