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县域民营医疗的4个困境与突破

2020-12-30 09:29:09 admin


县域民营医疗发展的困境



01

社会办医单体规模小


2019年我国民营医疗机构的数目占65.3%,但床位数只有27.5%,平均一家民营医疗机构只有84.3张,而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平均达到417张。按照过去的医疗机构级别(以床位划分),100张床位以下是一级医疗机构,平均不到100张床位的民营机构,发展规模仍然算比较小。

 


02

人才短缺,体制内外人才流动较缓


2019年民营医疗医技人员总占比仅为21.4%,平均每一家民营医院技术人员只有61.9人不足62人,而公立医疗机构的平均卫生技术人员数是427人,大约是民营的7倍之多


公立医疗的人才管理外松内紧,虽然政策上鼓励医生多点执业,但年富力强的骨干人员难从体制内走出来尽管政策没有明确要求必须由公立机构批准,但若院长、科主任不签字,医务人员是出不去的。


03

市场生存空间狭小


十年医改以来,地方的等级公立医院规模大、人才多,面对比较健全的公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民营医疗机构生存的环境比较狭小、骨干人员稀缺,县域民营机构的倚仗大多是“一老一小”:老指的是从公立医疗体系退休的,许多服务能力、专业特长技能还不太强,小指的是刚大学毕业的、没有入职公立医院的,县域大部分民营医疗都是这种情况。


04

政策监管趋严,严打下生存堪忧


一方面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文件很多,实际落地难度大;另一方面,医保改革非常快,医保检查力度非常大。打击骗保行为是必须的,但一些基层医保监管部门业务水平不够,存在一些将不规范的医疗服务认定为骗保行为,一些民营医疗因而遭遇“灭顶之灾”,要么关门歇业了,要么关停住院只搞门诊。

抛开国家政策、外因、大环境问题,民营医疗机构本身也有2个比较突出的问题:


自身定位模糊,好多从业者对“办成一家什么样的医疗机构”这个问题比较模糊,在开办之初就来咨询我,什么样的医疗机构生存环境、发展环境好?未来能盈利?


目前医疗仍是卖方市场,你提供什么医疗服务都会有人买单,关键在于提供的医疗服务好不好?能不能吸引老百姓?可见自身定位还比较模糊。


以陕西省山阳县来说,目前有六家民营医院,涵盖了康复、精神科、综合性医院,其中二级医院有4家,但唯独精神科医院生存比较好,其他医疗机构没有明显的特色,因为定位不清晰,收治的病人广泛,发展情况不太好。


思路不清晰,看不到未来。民营医疗不能局限于一个医字,“医”这个字不能仅理解成医疗——看病、治疗、做手术;而要把“医”放到大的健康服务领域,才能看到更大的可操作空间和未来。


疫情之下,县域民营医疗的机遇



疫情期间,医疗机构的正常经营受到了很大影响,众多的民营医院、诊所被强制关门歇业。国家卫健委官网数据显示,疫情严重的2月份,诊疗量同比下降超过三分之一(下降38%)。


许多地方要求民营医疗严格设置预检分诊、发热门诊程序,发热门诊包括三区两通道、设备要求也很高;其次国家要求住院病人、陪护应检尽检,核酸检测很多民营医疗机构做不了,原则上不能收病人接诊,不想铤而走险只能关门。



勉强开业的社会办医要承担人力成本、房租、防疫物资采购这三座大山,缺乏财政补贴的民营医疗机构雪上加霜,不少诊所和民营医院倒闭。


疫情缓解之后,国家对公立医疗卫生的投入大幅度增加,国家投入的2万亿财政,其中1万亿专用于医疗机构疫情防控,所以公立医疗机构规模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直接挤压了民营医疗机构的生存空间。


▎ 床位盲目扩张,或许会增加居民医疗负担


我国医疗机构每千人床位数已经超过了6张就床位而言,这个水准已经超过很多发达国家。但疫情之后公立医院的扩张更加明显,需要明确的是,医疗机构床位的增加,一旦超过市场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老百姓的医疗负担。


扩张的机构要活下去,必然要提高病人门诊量和床位使用率,这会导致医保资金花费总体上升,在医保数目有限且严格控费的情况下,扩张下的医疗机构的盈利,必是从老百姓身上攫取,这种情况下,老百姓的负担自然是增加。


在艰难的同时,疫情也带我们来机遇,不浪费每一次危机。


▎ 疫情后,民营医疗迎来人才流动的机遇


01

公立医院有负担:


疫情后国家投入主要是围绕传染病防控和医疗救治展开,这种扩张在后续财政支持跟不上的情况下,可能会对公立医院的发展形成沉重的负担,并不一定是好事。


一方面医院运行更加困难,二方面医务人员的工资如果得不到保障,比如工资大部分下降在20%左右,薪资下降就为民营医疗机构“挖人”创造了一个机会。


02

基层减负难:


目前基层医疗机构的负担重,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健康扶贫、公卫档案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临床诊治的时间分配不足,对于有志于临床的基层医生流动、加盟民营医疗机构是一个机遇。


03

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改革缓慢


今年9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医学教育改革高质量发展意见》,其中指出,公立医院未来的编制实行动态调整,这是什么意思?去编制化几乎不可能。疫情之后,公立医院编制制度将得到进一步的强化,结果是什么?想出来的人比较难出来,但是不想在里边的人出来的更快,再加上疫情后财政投入多为基础设施建设,很少直接增加医务人员的工资。


04

公立医院仍然专注“治疗”


公立医院的事情繁多,很多仍然专注在治疗疾病,对治病之外的事(如预防、健康管理、康复等)或是没有精力、没有动力、没有能力做这些事,而这些县域民营医疗机构就有机会去做。

如何在艰难之中找到路子?分享四个要点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了解,国家为什么要鼓励社会办医?是希望社会办医能发挥三个重要作用增加供给、推动改革、促进经济。


“增加供给”指的是,让社会办医丰富医疗服务市场。社会办医不仅仅是抢基本医疗这个蛋糕,要开展一些高端、有价值、能满足老百姓多元化多层次需求的业务比如养老、慢性病、老龄化健康管理、精神病、儿科等等领域。


“推动改革”,希望通过民营医疗的高效管理来倒逼公立医院的改革。医改搞了十年,但由于公立医院去行政化推进不利,医院管理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停滞不前,因此国家赋予社会办医这几个美好的愿望终究没有变成现实。


社会办医起到推动改革基本没有实现,为什么没有实现?因为我们现在民营医疗的院长大部分是从公立医疗机构退下来的,管理思路和管理方法没有找到民营医疗机构的本质特点,仍然在因循公立的方案。


医改的一个思路是通过竞争提高整个医疗行业效率,实际上竞争效果不明显,也没有真正形成竞争。尽管民营医院众多(2.2万家,公立医院只有1.2万家),却没有形成医疗管理的人才市场,无法对公立医疗机构形成挤压,国家期待的倒逼公立医院改革也没能够实现。


01

找准定位,读懂国家政策,做好战略规划


读懂政策是民营医疗发展的第一步,在定位上叫“补短强弱”——做公立医院不想做的、还未做、做的不好的,但有社会需求的方向去发力,像康复、医养结合、慢病一整套管理。


02

高质量的专科建设:


近几年,大部分有所成就的民营医疗,都是借着政策把公立医疗机构原有专家请到自家机构,才发展起来的。但广大县域民营医疗没有这种独特机遇,也请不起那些大专家;搞一个综合医疗机构,难度大、成本高;所以必须发展高质量特色专科。


为什么一定要高质量,分享一个数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2019年民营医疗床位使用率是61.4%,而 2018年民营的床位使用率是63.2%,2019这一年,床位使用率下降了,但是公立医疗机构的床位使用率还在上升,说明民营医疗机构的竞争力在2019年比2018年还有所下降,民营医疗的洗牌期在持续进行,医疗的管理、服务、文化等内涵建设很重要。


03

顺应医保:


医保对于民营医疗机构影响很大,当前打击骗保是霹雳行动、雷霆出击,所以对于民营医疗机构必须规范、规范、再规范。国家针对打击骗保也确定了具体的标准,对于社会办医医疗机构重点检查:

诱导参保人员住院;虚构医疗服务;伪造医疗文书票据;挂床住院;倒刷社保卡等行为;重点是这些情况。


这方面检查对于民营医疗机构全国曝光的也很多,对民营医疗机构总体形象影响很大。但是这方面必须直面和接受,民营医疗和公立医疗机构是一样在经营、发展,收治的病人群体也一样,在这种情况下,民营医疗不可能靠人才或技术,开辟出一番天地,只能顺着国家医保来。


 在医疗支付上,有两个值得注意:

是商业健康保险的飞速发展,一方面要适应国家政策性医保,另一方面还要剑走偏锋找自己的路,积极和商业保险寻求合作。国家医保以及集采的限制很多,但商业健康险的合作机遇还有很大空间。


第二是医保门诊统筹改革,如果门诊统筹制度实施之后,民营医疗机构门诊病人也可以报销,在这个前提之下,短、频、快、优的门诊小手术是个很好的选择。2019年医保个人账户累计结存达到了8426亿元,再加上未来每年大约有2%的医保基金将划入个人账户统筹,也是一块巨大的市场。


04

理清发展思路


补短板、强弱项,向两端发展。向两端发展的意思就是在避开中间最集中的部分。基础端是面向大众做基本公卫,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民营医疗机构也可以做健康体检、健康管理。随着老龄化、慢性病增多,能不能开展网上诊疗,然后网上和线下通过药品配送,将慢性病病人(比如糖尿病、高血压病人)的药直接送到家里,通过快递都可以做到。


另一方面向高端发展,就是做特色服务,面向高净值人群,但难度很大,国家希望民营医疗机构就做这一块,但高端医疗,没有足够的专家、足够的咖位就不行,比如近年来最大的单体民营医院——西安国际医院,就把一位从陕西西京医院辞职到北京自主创业的“换脸整形”专家,再挖到西安国际医院里。

民营医疗服务该怎么做?



首先是有三个面向的意识——“面向基层、面向患者、面向医生”传统的医疗服务,仅仅是病人上门了医护人员才去服务,医疗前后的服务还有待完善。

第二:延长服务链。服务模式的创新是中国公立医院的软肋,进入慢病时代医院不仅要治病,更要开展院后持续化的疾病管理和院前超前化管理,这种横向一体化才是社会办医主要商业模式,院后疾病管理服务是培育忠实顾客手段方法,院前健康管理服务是发现目标客户群、锁定目标客户群的手段和方法。

第三:学会不靠医保能够过日子。

第四:管理的持续创新,不走寻常路,善于用好外脑。


“人才管理,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如县医院、县中医院的专家,他不是我单位的人,却是我可以用的人,为专家开周末门诊、夜间门诊;不坐诊也可以聘请他查房、讲课、培训年轻医生。


尝试和医生集团合作,县域民营医疗有一条道路,是要为医生集团提供服务的平台。上海有一家二甲医院,与26家医生集团签约合作,在上海三级医院林立的环境里边能够生存的很好,原因就是跟医生集团合作。


总结下来,县域民营医疗的突破口有四个:


会补空子,主要是定位准,最关键第一步,我们办医院的时候,把要办什么样的医院想清楚。

夯实底子,包括医疗服务要规范、质量要高、后劲要足。

做乖孩子,要顺着医保,这方面大家感受到影响很大。

找对路子,找到适合于自己的路子,而适合自己的路子就是最好的路子。

 

在当前情况下,民营医疗机构首先必须活着,在补空子、夯底子、乖孩子和对路子的基础上,还必须要加油干,在痛苦的、难受的、不舒服的过程中,要找到自己的快乐,看到自己的未来。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