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文医生走了,新冠疫情来了,这一年,医患关系变了吗?

2020-12-24 09:30:51 admin

如果没有7年前那场遭遇,赵立众可能还是北京航天总医院的一名急诊科医生。但这一切都伴随一把插入赵立众后颈的尖刀几乎终结。

那个在医院选择从背后下手的行凶者与赵立众素不相识却痛下杀手。“死过一次”的赵立众苏醒后开通了实名认证微博。简介里写道:我并不仇恨持刀偷袭我的人,只是希望通过我的鲜血,来警醒社会关注医疗体制的健康,以及医务工作者的尊严和生命安全,最终造福天下所有老百姓。

如今的赵立众已经离开了干了十几年的急诊科,在北京航天总医院体检科工作。“急诊科压力太大,什么样的患者都会遇到,而且每四天一个夜班,很多同行身体都垮了。”

头发花白的他在不工作的时候总是手持一只手串,单手摩挲其中。他像一名普通的北京大叔一样上班下班,心态平和,关心国家大事,也在家庭的温暖里享受其中,只是右后颈部一个凹陷的刀疤偶尔会勾起他不愿回首的场景(赵立众曾经的经历)。那次遇刺除了给赵立众留下了身体的创伤之外,给他最大的改变就是觉得健康和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在杨文医生离世将满一年之际,赵立众与健康界一起怀念她。

一年前的12月24日清晨,患者孙文斌举起手中的刀,砍向了正在急诊科值班的杨文医生。杨文医生倒在了血泊中……2020年1月16日,杀医者孙文斌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4月3日执行。

杨文医生走了,新冠疫情来了,在杨文医生离开我们将满一年之际,让我们回首,看看这一年里,医患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


“杨文不会是最后一个”

作为伤医事件的亲历者,赵立众对一年前在急诊科遇害的杨文医生有着更加难以言表的感伤。他的手机里至今留存在几张照片——那是今年1月5日,他去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送杨文医生最后一程所拍下的图片,画面里天色阴霾,“北京市八宝山革命公墓”十个字清晰可见。


那天清晨的北京室外温度只有零下5℃,赵立众的内心更冷。他相信,杨文绝不会是最后一个被杀的中国医生。

相比杨文,活下来的赵立众显然是幸运的,他不曾辜负这份“幸运”,愿意就此接受国内媒体采访,公开为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发声,建议警察进驻医疗机构,呼吁公众关注中国一线医护人员的生存和工作状态。赵立众参与一家媒体发起的“10名普通医生实名联署吁求行医安全和尊严公开信”。这封公开信让数千位医者签名。

“我是亲历者,为什么会不断发生伤医事件?如今行业应该如何做出改变?这些我不去说,谁去说?”他说,自己曾经起草建议书,递交给相关领导,建议内容包括:把杀医案件当作重大责任事故,发生杀医事件要对医院管理者进行问责、追责;建立医疗机构强制安检制度等。赵立众坚信,这些措施或许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至少能对医生恶劣的执业环境有所改善。

广大医生的呼声作用逐步显现。今年3月,北京市人大对《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草案)》(以下简称《规定(草案)》进行一审。这是北京首次立法保障医院安全,规定草案坚持“小切口”立法,明确了殴打伤害医务人员、携带刀具和易燃易爆物品等七大类严格禁止的侵犯医务人员安全、扰乱医院安全秩序的行为。同时提出,医院将建立安检制度,高风险人员就诊可安排治安保卫人员陪诊监督。受到暴力威胁时,医务人员可回避诊疗。

当赵立众看到这则新闻时,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他在朋友圈转发新闻时写道:这是真的吗?盼星星盼月亮,眼睛都快瞎了,希望太阳早日升起。

医生与伤医者没有个人恩怨

赵立众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他并不痛恨那个举刀刺向他的冷漠凶手,在得知凶犯获刑13年时,他用这样一句话形容自己的心情:“医疗圈不需要发泄情绪,两败俱伤没有赢家。”

有这样的心境,源于赵立众在遇刺之后曾经认真去思考中国的医患关系。他发现,很多患者都是可怜人。急诊科有的病人是急需手术却无钱医治默默离开医院的老人,有在建筑工地砸断手指的农民工,也有为赶时间不幸被机动车卷入车轮的“快递小哥”……

每当赵立众想要找到医患冲突的源头时,就会撞到当下的医疗体制。他更愿意认为,每一个向医生挥拳甚至持刀相见的患者或家属,都与医生没有个人恩怨,是信任的缺失,让医患双方成了敌人。

“抗疫”过后,医生最怕的是“捧杀”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与所有同行一样,赵立众亦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在这场疫情中,医护和患者互相理解,彼此信任,让人们看到了中国医患关系最美好的样子。有医生感慨:“感觉二十年前那样的医患关系又回来了。”然而,赵立众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媒体对医护人员过度赞扬,尤其是在2020年年初,医务工作者受到空前的关注和赞美。民众每天都在媒体报道中切身感受着白衣天使的英勇无畏。“逆行、最美、驰援、催泪”是与他们紧密相连的标签。但这几乎对医生形成“捧杀”,“那些所谓‘最美医生’评选,让公众认为,所有医生都应该是那个样子,这让广大普通医生陷入尴尬境地。”赵立众呼吁,媒体应减少这种“捧杀”。

随着政府对于国家卫生事业的重视,医务人员的社会地位在逐步提升,社会对于医务人员的评价也越来越客观。对于未来,赵立众相信,中国的医患关系一定会得到改善:伤医杀医只是一段屈辱历史中的阴霾,并且伴随社会的进步,人们对自身健康越来越重视,医生会得到社会的更多认可和尊重。此次疫情就让大家重新认识了医护群体。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