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对手来了?大批连锁药店开诊所,县域医药品牌诊所门店已具规模!

2020-12-18 08:56:23 admin
今年11月,旗下有6000余家药房的上市零售药店“一心堂”前脚与京东健康达成合作,便宣布在海南成立全资子公司一心健康,其营业范围为医疗服务、诊所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以及远程健康管理服务等,是一心堂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健康业务闭环的预兆。


此外,旗下有着4家直营中医诊所、2家直营社区诊所、1家直营体检中心的健之佳低调上市,似乎传递出“连锁药房开诊所”的信号。

根据诊锁界数据库、企查查数据统计分析,截止2020年12月,国内可查的开2家以上诊所的药店品牌61个,这些药店累计运营的诊所门店有1205家,加上庞大的药房控股的单体诊所,药房开诊所的数量共计有3000家以上(本次统计分析以企查查收录的药房诊所、药店诊所为关键词抓取,如有遗漏,请见谅指正!)

互联网医疗发展十余年,业界得出了相对一致的结论是:线上医疗,暂时是无法完全脱离线下实体,而疫情影响之下,线下的传统医疗企业、医药零售商,又亟需线上平台开拓渠道,找到出口,一心堂在2020年开展的两步走战略,就是如此。


今年11月份,一心堂与刚上市不久的京东健康达成合作,合作是为了给连锁药店扩大线上销售能力,并通过SaaS工具打造覆盖患者购药全流程、线上线下一体化的“互联网+零售药房”服务,就当下的线上医疗模式来说,医药零售,无疑是看上去更具互联网基因的那一个。有了线上平台的合作资源,这下便相当于有了金刚钻,再揽瓷器活。


随后,一心堂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一心医疗,业界有这样一种说法“有6911家门店的西南跨区域连锁药店巨头,带着一把‘市值4000亿的互联网+医疗健康平台’的武器,大刀阔斧地挺进医疗市场了,这无论是对于传统药店,还是对民营医疗来说都极具震撼力,而一心医疗的未来也有很大想象空间。

同样在云贵高原享有高知名度的健之佳,相比于一心堂,上市时间晚了6年时间,健之佳在互联网上的品牌表现,似乎与互联网医疗很难联系在一起,而健之佳的本次上市,也更像是为了“出走”,让自己有条件向其他的省份去扩张,减缓来自本土医药连锁饱和所带来的压力。


2020年上半年,健之佳实现营业收入21.09亿元,同比增加29.23%,净利润0.97亿元,同比增加34.42%。在过去三年,健之佳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保持着22.62%和36.63%的增长。


让人注意的是,财报披露的体检服务板块的毛利率高达67.39%,相比医药零售35%的平均毛利率高出近一倍。通过或并购或自建的手段,健之佳披露的报告显示,在1539家社区药房之外,还运营有4家直营中医诊所、2家社区诊所以及1家体检中心,在社区医疗板块的毛利,财报并没有公开显示。


对于做惯了社区生意的健之佳来说,健之佳的社区诊所也仅是在探索阶段,并未放出太多公开信息,对于当前政策环境尚不了然的情况下,低调筹备是一个好策略,但“社区医疗经济”应当是他们不会轻易彻底放开的一个环节。


事实上医药公司开诊所,在业内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早在2002年5月时,上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便入股开办了一家诊所,作为实体药店营销结构改变的雏形,药+医的模式很大程度上对药店作为医疗终端的属性提供了它最需要的补充,一改以往“买赠买减”的方式,以医疗专业主导,为顾客提供更精准的消费计划以及健康管理服务。


这个板块对于医药零售大厂来说,都是具有吸引力的。在企查查中,以“药房诊所”与“药房”门诊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后,我们得到了共计3370组数据(筛除无效数据),并在其中对知名大厂及诊所门店5家以上的品牌进行了计数统计。



北京同仁堂在录诊所门店数量367家,门诊有42家,远超“第二名”一心堂的86家诊所,从表中不难看出,体量巨、规模大的上市公司对医药+诊所模式的看好。


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大厂品牌的云集中,一些县域药房品牌的诊所也成一定规模,如山西省阳泉市盂县阳光百姓药房,开在仅有30多万人口的盂县,在药房成立后不到6年开始布局第一家诊所,在运营连锁药房的同时,旗下还有了6家诊所和8家门诊(含药诊店形态)。


下沉的县域市场进行长期的深耕,避开了二三线及省会城市中大型品牌过剩的惨烈厮杀,这对品牌积累及用户群的培养来说是极佳条件,这也是值得市场思考的案例。


虽未在表中提及,但还有一家医药业出身的诊所品牌却十分值得关注。


脱胎于健康元集团的健康阿鹿,于2016年成立,健康阿鹿诊所已在全国17个省市开有连锁门店,在医药行业的诊所项目中,健康阿鹿诊所的案例相对成熟,在业内也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抛去占市场90%的单体药房诊所,仅看2家以上规模的“药房开诊所”,规模都集中在5~50家之间,100家以上、甚至50家以上都十分少见。


零售药店开诊所,不是一蹴而就的,当前仍然以设置坐堂医、药诊店并存的形态为主,相比搭建诊所和门诊部,零售药店的人力成本和运营成本比较低,风险小,资质容易获取,拥有1000家以上药店的品牌有不少,但拥有100家以上门诊所的零售药店企业堪称万里挑一。


河南最大的本土药店张仲景大药房也在近年成立了子品牌——张仲景国医馆,张仲景国医馆品牌部负责人孟灿认为,当前药店分级管理、医保统筹等相关政策,对连锁药店产生了比较大的压力,药店需要作出抉择,是为了医保舍弃大量毛利?还是放弃医保转换药店经营化?张仲景国医馆的诞生,就是零售药店放弃医保增加自费和独立运营的一个选择。



尽管互联网医疗在疫情后的重要性获得了较为广泛的认可,但就当前的国内医疗环境来说,互联网只能满足小部分人的需求。而当前的政策环境对于中医馆来说一方面中医药在国家发展战略的地位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则是政策红利促使的审查门槛降低,这也是重要原因。


也是对于中医潜力抱有期待,老百姓大药房除品牌旗下冠名诊所门店之外,还有子品牌主打名医良药的百杏堂名医馆,迄今为止,百杏堂名医馆可检索9家门店,于杭州、长沙有布局,医药零售巨头对诊所门店的关注度不言而喻。

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兴起,给这种“药诊店”模式以新的可能性,益丰大药房董事长高毅认为:“零售药店要建立自己的互联网医院,去全面承接处方外流和医生多点执业,为患者提供更加便利、更加专业、更加及时的诊疗服务。”


对连锁药店来说,通过深度医疗服务提供的营销要素,结合常规营销方式完成差异化转变,并在线上医疗发展的支撑下,完成线上线下闭环的搭建,实现对患者和客户的深度服务,以求增量转化。


显然,仅提供医药零售业务,在想要实现“医生多点执业对接”与“为患者提供专业及时诊疗服务”,单凭线上平台与药店既有优势是不够的,诊所与门诊业务的开展便更具必要性。从服务方面来看,药店要从药学服务出发,向处方保健、用药跟踪、慢病管理、健康生活顾问等领域延伸。


此外,“互联网+医疗”吸引的更多是中年、青年群体,但传统药店的客户大头是老年人,放着社区医疗的红利不去深入,选择许多老年人不善用的互联网服务深入,颇有些“为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感觉。况且,药店最熟悉的场景仍然是线下,配合药店本身的信息化系统,在省去药品供应链的成本之上,再建一个提供医事服务的诊所, 不算什么难事。


药店想要往大健康领域进行布局,中医诊所、社区诊所或门诊就是一条可选择的优势路径,这种1+1>2的模式,在当前社区医疗人才紧张的情况下大规模复制也许还存在问题,但其爆发力与可能性仍然不容小觑。


诊所人家门口的“生意”,又产生了新对手,药诊店在医药消费的场景化构建上,将会比传统诊所更具优势,而成熟的用户会员营销手法也会成为其竞争力的展现。当然,对于传统诊所门店来说,面对对手,惊而退避与置若罔闻都不是办法,见贤思齐,才是找到突破口的关键。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